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雇佣兵paro摸鱼,其他想说的话都在tag。

雷狮闪过了对方的肘击,然而后跃的去势已老,来不及躲开紧接而来的下一次攻击。格瑞突袭不成,却也不后退,甚至连半秒的停顿都没有,便立刻跟上一步,以腰为轴转了半周,提起腿来照着雷狮的头部呼啸着甩去。后者仓促间只来得及交叉双臂抵挡,随着这记结结实实的斜踢,麻痛感铺天盖地地卷了上来,雷狮在心里啧了一声,只觉得右臂臂骨都要震裂开来。
他往后踉跄了几步,卸开力道,随后一个后滚翻与人拉开距离,正要起身,便看到对方如影随形地扑了上来。雷狮想都没想,保持着仰面朝上的姿势屈膝蓄力,对准格瑞的腹部就以猛蹬作为回敬。
然而格瑞并没有躲闪,雷狮听到了一声闷哼,下个瞬间,对方那把赫赫有名的匕首就架上了他的颈动脉。雷狮撑在地上的手僵了片刻,而后抬过头顶,干脆地比了个投降的姿势。
“哈-部队第二的实力还真不是说着玩的啊。”

我认输——他说。
格瑞的表情沉了沉,仍旧保持着单手持刀的动作压在雷狮身上,并未移动半分。雷狮看着那双比起自己颜色稍淡的瞳仁,风轻云淡地笑起来,半点被威胁的紧张感都没有。然后他抬起手,隔着一层皮手套,用食指去拨开对方的锋刃。
格瑞这才出声:你认输了就没资格发起下次进攻,确定?
雷狮点头点得干脆爽快,又调笑道你没听见?那我放慢了再说一遍也行。
这场比试的胜利者摇了摇头,稍直起身子,反手将烈斩收回鞘内。他转过头,正要从雷狮身上翻下去的瞬间,视野的角落黑影一闪,骤生异变。格瑞的领子被人揪在手里,猛地向下拽去,对方动作太快,他的脑海里的信息刚过滤到后颈被勒的生疼,雷狮已经在他的下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痛觉和血的味道在格瑞唇上弥漫开来的同时,雷狮已经退开,他抓着对方领带的手稍稍松开了些,格瑞看见对方用手背抹过嘴角,在皮肤上牵开一抹鲜明的红。

是我输了。
雷狮又重复了一遍,着重强调的语气,眼睛却笑得狂妄。

评论 ( 4 )
热度 ( 45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