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雷安】一吻定情。

中世纪西幻背景,海盗统领和教廷骑士。

之前就发过了,想到点东西就扒拉出来改完重发。



小骑士。

安迷修秉持骑士道刻苦修行十余年,第一次被人这么叫,喊他的那个人却是他讨伐半年有余、然而今日才初次见面的海盗首领。彼时的雷狮站在海盗船上,海盗帽扣得歪歪斜斜,领口扯开,形象跟安迷修印象里的海盗别无二致。他居高临下地把安迷修打量了一个遍,然后笑了笑,唇角牵出个漫不经心的弧:哟,这是哪家小骑士?

雷狮的话说得轻蔑也轻佻,调侃不缺,明里暗里多少有,剩下的都是不以为然的戏谑。安迷修打小在教廷里长大,没应付过这种俏皮话,被这三个字震得心口一跳,本来准备好的讨伐词都吞了回去。等他回过神,对海盗的嚣张气焰的不满占了上风,而自己被抢了话语权的事情,顷刻间就忘了个一干二净。

所以安迷修想也不想,大踏步上前,抽出剑直指雷狮。

“——多说无益,我今日就是奉教廷之命来讨伐你和你的海盗团的。”

佩剑出鞘的瞬间,教廷骑士长的气势骤然一变,原本包裹在彬彬有礼的外表下的锋锐尽出,破空而去。这比用真实的剑抵在对方眉心更让人感兴趣。雷狮扬了扬眉,稍有点意外地打量了他几秒,却发现安迷修虽然被他那番调侃气得不复刚才的磨蹭,态度却仍然是克制有礼的。于是他一点也不客气地大笑起来,雷狮把身边的重锤交给手下,也从腰间抽出一把长剑,对着安迷修挽了个剑花。脸上写得满满的都是挑衅的意思。

饶是安迷修对比剑有绝对的自信,却也不敢只身赴这个洪门宴。然而雷狮似乎看出了他的顾虑,把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一甩,抓着绳子一荡一跳,形单影只地上了皇家海军的船。他把剑支在身前,对着安迷修开口,话语里七分笃定三分调笑,明显是已经摸准了对方的脾气:一对一?

一对一。安迷修犹豫半秒,旋即颔首,对部下们比了个不要插手的手势。

他虽然要讨伐对方,却也要尊敬对手,雷狮猜得没错。


海军们依言退下,教廷的骑士长这才回过头对着雷狮递了一个询问的眼神。海盗首领被他这个亲和客气的态度逗笑了,也不回话,直接抬起手打了个响指,同时右手手腕轻翻,不由分说递出一记刺击。安迷修仓促接招,却也从对方的招式套路里摸出一点熟悉的感觉,他还没来得及深想,就看到之前还安安分分待在船上的海盗们,在雷狮发出那个信号后,齐刷刷地扑上了海军舰。

从天而降到甲板上的海盗们对上猜错了事情发展的海军,被讨伐的一方占了绝对优势。安迷修反应过来后几乎气得要吐血三升,却又抽不开身,只得稳下手里的剑,咬牙切齿地瞪向雷狮:“我真是太小看你了。”

“过奖。前两天我折了一条船,总得讨回来才行,不然我这统领的脸往哪放啊?”

“你们的东西本来就是抢来的,这是你们应得的。那些海盗没被直接处决,你们应该觉得走运,恶党。”

“我们不缺人,东西的话,海军的物资可比那些小商小贩好多了吧。”

安迷修听到这里终于没忍住,骂了一句你要不要脸?!话音刚落他便意识到不对,而对面的雷狮已经很给面子地笑出了声,说你觉得呢?

安迷修一噎,恼羞不至于成怒,手下的招式却也骤然变得不客气起来,海盗早有预料地向后退去,骑士紧跟不舍,一直逼到船头。雷狮横行霸道十八年,仗着实力傍身,做事向来不按常理出牌。安迷修本见他退无可退,轻咳一声,绅士风度再次上线,他本正欲和人讲道理,对方的细剑却慢悠悠地挑上了他衣领,雷狮站在前方弯了弯眼睛,下一刻就拽着安迷修跳到了海里。

雷狮就是那个雷狮,做出这种举动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安迷修输就输在了他错把常人的底线估给了海盗。

缠斗中也不知道是哪个海军眼尖看见了这一幕,一声骑士长喊得跌宕起伏,让所有同盟的心都跟着颤了颤。海盗们却是见怪不惊,抓住时机迅速破开海军们的防御,开始翻找物资,里应外合,见缝插针,俨然一派有组织有纪律的惯犯风范。

是人都有点好奇心,两方交战中所有人都分出那么点心思注意着海里两位的动静。海盗头子做事一向不留什么破绽,只是可惜骑士长在教廷里接受封闭教育十九年,对人的八卦心毫无概念,冒出水面时那一记斩击激起的水浪,足以叫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雷狮水性极好,在水下又看得清楚,自是不会受到半点波及,在安迷修预备出剑的时候他已经单手抓住海盗船的绳梯,吊在船外躲开了对方的攻击。而后这位海盗头子在众目睽睽下用拇指抹了抹下唇。他也不在意那些各怀心思的目光,只看着奋力往船边游的安迷修,脸上露出一点若有所思的表情。


水下发生了什么意外暂且不谈,等他们两个再度爬上船的时候,海盗们已经把打砸抢掠做完了,眼看局面已成定局,雷狮也乐得不用再用他那几乎就要被辨认出来的皇室剑法跟安迷修折腾,拾起惯用武器跳到人堆里,给手下扫尾断后,巨锤一抡就飞出去一片。安迷修提剑追上去,对方看都不看他,却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专把人往他那儿推。等他好不容易推开人群看过去,雷狮已经握住荡绳,干脆潇洒地跳了回去,临走时还顺手一锤砸塌了船帮。

海盗船上满载而归,海军船上鸡飞狗跳。安迷修还没来得及指责在各方面都十分不要脸的海盗,鼻青脸肿的副手先一步跑来,开始给骑士长报告:物资被抢了大半,不过所幸剩下的足够他们安全返航。安迷修闻言皱了皱眉,海盗团比他想的强,而且狡猾,单凭他带的这些没怎么经过实战的海军,叫对方搬空了物资都正常,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暂时想不通,放一放也无妨,不过安迷修还有一件事情没跟雷狮算账。他想到这里抬头看向已经驶开的海盗船,正好对上雷狮临走前的回头一眼。后者跟他对视了零点几秒,终于想起点水下那枚不为人所知的亲吻来,虽然他没把这个事故当回事儿,不过这会儿想起来,倒是让人心情莫名其妙的舒畅。

于是雷狮倚着瞭望台的护栏,并拢两指对着安迷修一甩,笑得嚣张跋扈,说得一语双关。

身手不错,就是嘴上功夫太烂了点,下次再好好教你。


End.


估计是没有后文,随缘续杯。

I wanna 评论

评论 ( 12 )
热度 ( 75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