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暗涌。

格瑞关掉耳麦后淡淡地看了一眼雷狮,却发现对方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再度趴回了狙击枪旁。他皱了皱眉,却不认为那个人没听到任务失败的警告,格瑞本想提醒他不要感情用事,还没开口,就看到雷狮卸掉了狙击枪的弹匣。

他在这个时候才猛然明白过来对方要做什么,格瑞的脸上头一次露出了骇然,震惊所致的骇然。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往前一步,伸手遮在了狙击镜前,心里的那句别看了经历几番波折,最后送出口的仍是一句「没必要」。然而雷狮头都没抬一下,单手端着枪托,另一只手扣住他的手腕,缓慢而不容反驳地将他的手推开了。

我不信。他说。

格瑞顿了一秒,而后收回手在他旁边坐下。他知道自己拦不住搭档亲自查看雷狮佣兵团的死伤情况,却还是没忍住多此一举,格瑞暂时不想思考自己这么做的原因,也不想知道雷狮的狙击镜里出现的是什么样的人间炼狱。他连多余的安慰也不做,只沉默着等待回程,直到雨下下来,雷狮才终于把眼睛从瞄准镜那里移开,说走吧。

他站起来的时候因为腿麻而踉跄了一下,雷狮没表现出失态,格瑞也没扶,他们只各自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然后雷狮拆下巴雷特的狙击镜揣进口袋,随手把枪扛到了肩上。他一点发火的迹象都没有,格瑞无法从雷狮身上看出任何狂怒的征兆。

此刻这个据点已经算是座空城了,雷狮下楼的时候走在他前面,哼着EndCredits的调子——加勒比海盗的片尾曲。然后他走出楼道,走到街上,在阴暗压抑的天色里顶着暴雨哼歌,格瑞本来不想明白雷狮在想什么,这个时候看着对方傲慢的姿态,却有点没由来的不悦。

对于自己承认实力的人,在自己面前陷入茫然的不悦。

于是他大步上前,一把揪住对方的领子,抡肘左甩,把雷狮掼在了墙上。灰黑雨幕中的杂音戛然而止,雷狮在被摔到水泥墙面上的一瞬间,便下意识地抬手扣住对方肩膀,借力转身,用了半秒来调转两人的位置。

他的动作快过了思维,直到那种格斗本能冷却下来的时候,雷狮才对上了格瑞那双冷彻的眼睛。那一瞬间雷狮想到的有很多,比如对方根本没打算和他打,比如一点后知后觉的愤怒,再比如这破天气真是糟透了。

但是这一切都没那淡紫色瞳仁里的不满来得刺眼,格瑞一个字都没说,但雷狮偏偏就知道对方不仅看懂了,还在指责他的无能。落魄的狮子的眼睛缩了一下,随后维持着将人摁在墙上的动作,突然大笑起来。雨水从两人的领口灌进去,贴着皮肤行走,然后把所有冰冷的潮气都渗进血管里。

对方笑了好一会儿,直到格瑞感觉到扣在自己肩上的手松开了,转成一个扶靠的姿势。然后雷狮的头慢慢地、慢慢地低下去,抵在了他肩窝上。格瑞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见对方用嘶哑到几近失真的声音在他耳边开口:别问,陪我一会。

他没说话,算做一个默许。

End.


还是雇佣兵paro的摸鱼。
海盗团因为任务意外几乎全灭的情况假想,雷瑞是长期合作的狙击组搭档。

评论 ( 15 )
热度 ( 99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