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你要和我比射击吗?”他说到这里,声音顿了一下,而后口吻嘲讽地称呼道:“我亲爱的弟弟。”

“怎么,不行?”

雷狮本没这个打算,但被这样问了,怎样也不能示弱才对,于是他一挑眉毛,满不在乎地把这个问题抛了回去。雷鸣闻言在心里摇头,嫌自己高估了对方,随即毫不客气地抬起手,将伯莱塔的枪口对准了他亲弟弟的眉心:你真是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果然在佣兵团里待得越来越愚蠢了。

后者对这种不痛不痒的讽刺不以为然,雷狮扬起下巴,同样回以一声掷地有声的嘲笑。桀骜当前,狂妄护驾,他肆意横行十八年,年龄不及,叛逆的血统倒是更胜一筹。雷鸣敬他这句慰问,他自然是不打算让的,也就装个兄友弟恭的样子对答:但你倒是一如既往——我是说你那糟糕的穿衣品味,数年如一日地披着个麻袋抛头露面,换我我可丢不起这个脸。

雷鸣面色骤沉,握枪的手往前送了半公分,似是想动手,却又忍不住为这幼稚的反击冷笑出声。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不成器,任务失败还要人扶着回去的东西。上位者的背后可没有人,不过这种差距,你大概永远也没机会懂了。”

雷狮漫不经心地走着神,在他想起扶自己回去的那个人时瞳仁转深一格,这才收回注意力,打量了他哥几眼,而后忽地一笑。他的语气在轻快里带着居高临下的怜悯,活像是在炫耀女朋友的高中生:“那还真不巧,我背后可是有人的,而且我还跟他说,我要是搞不死这群废物我雷狮名字倒着写。你现在是最后一个了,所以...”

话音未落,雷狮左手已经一把扯下别在腰间的手雷递到嘴边,干净利落地咬掉了拉环。

然后他张开五指,最后两个字的口型落在雷鸣眼里,做得极其清晰,而愉悦更甚。在对方忙着震惊的时候,雷狮在脸上摆满傲慢的得意,堪称从容地享受着兄长表情的骤变。格瑞在耳麦里听他说到后半句的时候就开始狂奔,在转过拐角后,正好撞见搭档用背在身后的右手比了个STOP的手势。

他骤然止步,瞬息的震惊间仿佛看见雷狮在火光乍起的前一秒,无声地大笑起来。然后格瑞回过神,听见了从耳麦和前方同时响起的最后判决。


“——死吧。”





给这一段存个档。照这样迟早把雇佣兵的坑挖了。

这段大概是最终战,前面有一段雷总跟格瑞的对话,我懒得写,补上了再发一次。

我不知道雷狮大哥叫什么,随便写的,爱咋咋吧。

评论 ( 5 )
热度 ( 48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