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83热度,我来还债。


-分享常用码字软件。

基本就是用LOF自带的,关了的时候会自动保存简直不要太爽,排版看着也很舒心,但是问题就是有的时候闪退的话来不及完全保存,所以偶尔会用石墨存个档。

不开word,因为我一般开始写东西的时候还都没起名,但作为一个强迫症不起名就保存我很难受。


-分享常用的BGM和字体。

字体还是默认的,太花了我觉得看起来也很累……

BGM看类型听,星际paro的话最近在听fairy stage(对这就是为什么昨天写的雷瑞那么少女(现在已经给转成仅自己可见了因为太OOC

燃系听one ok rock的比较多,意识流放水星,现代都市尤其是夜店那种的放shape of you,就是听多了会抖腿。另外有一个压箱底的是Nightcore的And We Run,非常大片结局既视感。


-分享一个脑洞。

其实就是昨天写但是没写出来的那个,这个我一定要讲两句(求你闭嘴

一开始想到「他在生与死的边缘,抓住了一颗星星」是因为雷狮和格瑞手套上都有星星这个元素,实在是看得我非常心动。而且因为想到这点的那天我一个人在宿舍烧成浆糊(。)处于比较需要人的状态,选背景的时候心一动就选择了很容易造成孤独感的星际paro。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格瑞很像星星,安静又清冷,但是和大家(其他的星星)都隔得远远的,连重叠的轨道都很少。唉你说他才十七岁怎么就让他背负灭族的包袱。他做每一件事基本都是经过考虑的,有目的性的,雷狮则是截然相反的肆意妄为,喜怒无常,是格瑞这种人比较不会应付的类型。但雷狮作为一个团队的领导者和捕猎者,却又不完全是想到什么就会做什么的,甚至在很多细节上的观察力要远超于常人,是真正的捕猎者。所谓成年人的魅力。

如果说格瑞是恒星,雷狮就像是超新星,在恒星的灭亡中诞生的新星。他进入格瑞的视线,凭着万有引力改变对方的轨道,将对方吸引而来。所以就又有了「我无意征服星辰,因为我要星辰奔我而来」这一句。(你写这么隐晦没人能看得懂

你以为他是落在你手里的意外,其实你才是他张开手要迎接的星辰。

但是严格来说恒星只自转,解释得我好累,没点文化连个paro都写不清楚,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想写了的原因。


-分享一个段子。

格瑞看着光屏上那颗被强行改动了运行轨迹的小行星奔着主星系慢吞吞地挪过去,心里一动,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万有引力真是条不讲规则的定理。他淡淡评价,模样却不像是替低质量的星球不满,反而像个隐晦的指责。

雷狮正低着头专心致志地把玩格瑞的手,听到这话后动作微顿,嘴角牵出一抹笑,面上却仍做散漫神色,只在对方手背上印了个吻:是吗,那如果当它是星星相吸呢。


-分享黑历史。

呃啊,拿我双黑的未发表草稿混更吧,正好莫莫问我有没有。

与谢野晶子转过头去看子弹射出的方向,一开始以为是对面楼上的谁,结果那个人就那么悬浮在四层楼的位置。他摊开手在空中一抹,一枚一枚地将镶嵌在空气里的子弹装进手里那杆霰弹枪。他长了张精致的脸,却跟女人的那种精致一点关系都没有,反而是和鲜血、武力和黑暗匹配的恰到好处的那种。与谢野看着那身有点眼熟的的装扮愣了半秒,旋即想起了这个人是谁。男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干脆利落地抬脚踹碎了侦探社的玻璃,拍了两下腿上的碎渣,伸手进去拨开插销,拉窗,翻入。他看过来的时候眼睛里是干净透彻的冰蓝。

他进屋的时候偏头看了与谢野一眼,眼睛里没什么波澜,既不烦躁,也不好奇。他问太宰治的桌子在哪儿?与谢野晶子指给他,然后那个人就把枪扔给她,很熟练的拉开了右手边第二个抽屉,从一沓乱七八糟的纸中间抽了个文件夹出来。要走的时候又想起什么似的翻了出去,半分钟后单手提了个人上来,扔在她跟前。

“我还有事,玻璃叫他赔。”

与谢野看了一下被丢到自己桌子上的那个人,突然就乐了,觉得太宰的这个冤家有点意思。她弯腰揪住梶井基次郎的耳朵,把对方呲牙咧嘴地拎起来,涂得嫣红的唇凑在梶井耳边,语气很愉快地开口。

“又见面了啊,小哥。”


至于那篇被我关起来的雷瑞你们要是想看我再把它放出来吧,我真的觉得太矫情了,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