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还差两个。

雷狮落地时便一个后滚翻,抱着枪撤回掩体后面。他看了一眼格瑞所在的方位,也没心情去确认对方死活,直接连打两声响指,而后便从腰间抽出烟雾弹咬开拉环扔了出去。他摸到窗边,玻璃窗早就在刚才的爆破中碎了个干净,倒是方便了他,雷狮轻轻松松地翻到了走廊里,动作安静得像只猫。

他压低重心,几乎是贴着墙根在走。剩下的两个目标估计有一个格瑞手里,另一个逃出来了,大概是想着起码跑一个,也能把情报送出去。但是他们做事一向不留后患,雷狮出来就是解决这个的。

楼道里满是爆破残留的烟尘,他刚刚扔的强效烟雾弹也弥漫了一个边出来,淡淡的奶白色,雷狮一边换了枪,一边抽出两分心思用来发散思维,眉上半缕漫不经心,抽出来捻成极细的笑声,跟换下的弹匣一并扔开。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这傲慢到不屑掩饰的作态激怒了藏匿在暗中的偷袭者,还是他今天的运气足够中个再来一瓶,几乎是雷狮拉开保险的同时,面前就有风声呼啸而来。他五感全开,听力本就调成了三倍范围,在子弹还在枪膛里转动的时刻就已经做出了闪避动作,鬓角却还是被削掉了一小节。

不过罪魁祸首不是子弹,雷狮只觉得脸侧一冷,随后金属高速摩擦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来,令人牙酸。他不怕死地往那边偏了偏脸,贴上一片冰凉。

是格瑞的匕首到了。刀的主人挡开了那颗子弹,静静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往雷狮那张被凯莉誉为组织内最有男人味的脸上顺手来一刀,只手腕翻转,用指节抵着对方脸颊把人推开了:“别闹了。”

雷狮摊开手,本来打算耸肩,结果手还没摊开就在中途转了向。他在下个袭击到来的前半个毫秒揽住格瑞的腰猛地带向自己,哨兵的直觉在这个时候被放到最大,雷狮本能地抓着人转了半周,像是要把格瑞摔在墙上,与此同时他背上撩过一条火线,斜斜地嵌进左肩。皮肉烧灼的感觉蓦地跳起,沿着伤口争先恐后地向里钻,雷狮却顾不上管,咬着牙屏蔽了其他感官,将听觉范围升到极致,而后骤然回头,对着涌动的烟雾就是一记毫不犹豫的甩狙。

格瑞看见那一瞬间他的眼睛被蓦然点燃,火牙明亮。于是他的心尖也跟着震了一下,只有一下,格瑞皱了皱眉,心想:不争气。




看论文使我暴躁,打个架爽一下。

论文该从世界上消失,尤其是英文学术论文(退学算了)

评论 ( 7 )
热度 ( 84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