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你在这里面放了什么。”

其实不用问格瑞也知道,知名魔药之一,赫赫有名的吐真剂。他没想过自己会中这种招数,或者说就算是,也不该在现在。伪装成精灵的博格特嬉笑着化作一缕灰烟消散在他们面前,而方才笙歌燕舞的幻境也作了废,顷刻间光景一转,变回了阴冷的地窟。戾风穿过石壁上的空洞,鬼哭一般在他耳边萦绕不断,让格瑞的后背生生渗出两分冷意来。

偏偏是在他跟雷狮冷战的这个时候,他只能希望对方什么也别问,或者哪怕问了,他不再开口就是,就算可疑,也总好过说破。格瑞垂下眼睛,看着仍然留在自己手里的茶杯,心里一沉。

他的想法绝对不能让雷狮知道,不然就不仅仅是冷战这么简单了。格瑞的骄傲不容许他夺人所爱,更不想也不愿意去问雷狮在那日占卜课上看见的是谁,毕竟他本身情绪也不外露,如果能调节好,之后便还是点头之交的朋友。反正看这几天的情况,雷狮也不一定会问,只要他现在别说漏,然后...

然后雷狮劈手夺过了他手里剩下的半杯茶,也顾不得烫,直接一口灌下。


他反手抹干净嘴角,抬头直直地对上格瑞的视线,将对方表情里一点错愕尽收眼底。对方的讶异很好地取悦了他,雷狮笑了笑,唇边隐约露出一枚虎牙。他的眼睛在夜里极亮,仿佛真的是什么大型猎杀者,格瑞被他盯得悚然,立刻就产生了别过头的冲动,却又被理智生生压了下去。他不能在这里露怯。

谁知雷狮横行霸道十八年,肆意妄为是本能,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他不屑于试探,也不懂得怎么迂回,直球扔得傲慢又粗暴,丝毫不考虑格瑞感受便撕开了他拼死想要维护的那层窗户纸:“我不想再跟你装傻下去了,要装你一个人装,我雷狮不奉陪。”

雷狮深吸了一口气,死死盯住他的眼睛,这才一句一顿地补上后半句。

“我不知道你在怕什么,但是你给我听好了,老子爱你。”

“……”

他在最糟糕的境况里,说了最不合时宜的话。彼时仿若海川倒灌,山洪滚滚而来,没了他的顶。格瑞喉头滚动,心里有一万个自己在尖叫着别说,别开口,不要冲动,但他已经被那句突兀却骄傲如同雷狮本人的告白扼住了心脏,徒留最后那四个字在格瑞胸腔里回荡,像铿锵有力的保证,也像孤注一掷的质问。

对方做得太绝,画地为牢,哪怕把自己搭进去雷狮也不在乎,他想要答案,就一定要得到。格瑞被断掉了所有退路,掩饰和伪装在这一记直球面前都显得太过苍白,根本无力招架。

于是他沉默了近乎一个世纪,而后嘴唇微动,声音低哑得宛若叹息。

“——我也一样。”


评论 ( 10 )
热度 ( 181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