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听得他这么问,然而五感六识却皆不在正处,神情恍然一瞬,便已经把心里的话说出了口:我想亲你。

完了。我在心声脱口而出的刹那就回过神来,看着他面色骤冷,不由无声地哀叹道。但饶是心里山崩地裂,几欲溃堤,借着醒酒的一时片刻,我却还是成功地端住了脸上的四平八稳。木已成舟,再欲盖弥彰就不够大气了,想到这里,我便用看似十分平静的语气问他——抱歉,让你觉得困扰了吧?

全是装的,我拢在袖子下的左手已经掐进了手心里,在这恍若战场的情况下,我居然还能分出那么一分心思冷静地反思,好像在高空中俯视着如今我们两人的诡异对话,直让我觉得自己精神上有些异常。

我看见他咬牙,面色变了几变,最后沉得阴郁。但我却没忍住微微笑了出来。

他这般神色的话,必然是气极了,却又没得地方发火,之前我有幸见得几次,说来惭愧,全是因我而起。这次也不例外。我知道他素来对我这种温和礼貌,看似谦逊却处处大逆不道的态度毫无办法,或许换个人他早在几年前就伸手抹了人脖子了,可是对我却忍了一忍,之后便再也没能发作过了。

……但我仍是有点小欢喜的。

果然,下一刻我便听见我们的少阁主冷笑,字字咬牙切齿,却莫名让人觉得被无尽纵容,倒生不出惧怕:你好大的胆子,真当我不舍得杀你?

我笑了笑,手也不抖了,只慢悠悠地把酒杯放在桌上:对。

评论
热度 ( 81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