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侠明】选。

第一人称。没门派,只是因为武器用剑比较好写,不用计较。

十二&十三章主线衍生捏造。


江湖是无数人的选择。

来去祖师猝不及防送了我一份大礼,却说不上这是好是坏。或许云梦的人为医已久,心里多少都比其他江湖人多了一份柔软,哪怕是祖师也不例外。想来她做这些事,也是为了后面的委托做准备,她大概是听说了我的倔强的——我那日不管不顾,当了所有人的面说无论如何都会把方思明当为此生知己,无论他做出什么事。

只记得那位少阁主本人当时都没忍住满脸的惊愕,大约是从未有人跟他这么直白又鲁莽地发过誓,也不在乎他手上兵甲还沾着血。我记得那日又听到他习惯性地说我傻,还添了个形容词:是真的傻。

...我很早猜出来了,我的这位至交,怕是见惯了血,平日里甚少也没必要训人,面对我屡屡的顽冥不灵时才词穷无比,翻来覆去就是蠢货,傻,无趣这几个词。我听得只觉可爱,不但不恼,到了后来还有些要欣然接受的趋势。

想得远了。来去祖师要我选情义或是道义——帮她将方思明拉出泥潭,哪怕我一样要担无数麻烦;或者大义为先,私欲为末——更正一下,她用的措辞有些微妙,于是我一时没明白,还犹豫了几秒,心想方兄和香帅此次相约怕是难以善了,我跟去只是以防万一,跟这两个全都不相干,能不能不选?

最后我因为船要开了,没来得及再同她多说,只点头道我愿意帮这个忙,还请师祖照顾了。


***


再遇到方思明的时候,我终于见到了那位老人,他的养父。我对于万圣阁少阁主和香帅差点动起手来毫不意外,倒是萧疏寒掌门的出现让我惊了片刻,却也在意料之中。但让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朱文圭的决定,甚至不用林清辉说完,我就能猜到他们的意思,他们需要一枚弃子。

他们选了方思明,而方思明应了,我劝不来他。

我甚至觉得我这一刻的如坠冰窟根本不是因为中了毒皇的毒。

我是此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这么痛恨我的能力不够,初入师门的时候都没这么强烈的感觉。我拦不下万圣阁之主,也不能干脆卷了他跑路,给两方都开个道,把这窝陈年是非扔给香帅他们自己解决。我劝不住他,也阻止不了其他人探寻真相,我虽然早就隐隐猜到了今日结局,却干涉不了半点......这让我想起了来去祖师给我的梦境,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可能几十年后我又要对着梦境觉得:糟透了。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朱文圭一行人已经消失了,香帅上来扶了我一下,他说他们要追上去了,我...还打算去吗?如果仍然不适,留在明月山庄门口也无妨。

他的脸色很糟,除了毒发后的虚弱期,应该还有心理作用。我没见过那般愤怒的香帅,不,楚留香。所以我不会出言阻止他,只是点了点头,拖着还阵阵泛冷的身子慢吞吞地站起来跟上。

我去。我说。

是人总有那么几件无论如何都要去做的事情,哪怕会为之头破血流也一样,旁人理解不了,但是对本人而言,弃之即死。我的知己是,我的挚友是,我也是。这是我们各自的事情,每个人都只是在天命这盘大旗上尽力而为,别人难以置喙。


来去师祖的询问在我心口滚过一遭,烫得难受。心底有个念头被逼得发了芽,再难以掐除。我抬眼看了看香帅,今日他必定也是满腹心事,想来注意不到我的情绪,我犹豫了一下,算不准这到底是好是坏,却还是悄悄松开手,任由叛逆抽枝。

我再知道方思明身份的那一日就知道,我们早晚有相对的一天,无论我怎么挽留。然而在我真正面对脱下黑袍,手执鬼面的少阁主,而非平日的「方兄」时,指尖仍然抑制不住地发颤。他看了我一眼,带着严厉的催促意味,我记得他在山庄门前说的话——「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就用你最大的本事,看看能不能杀了我。」

我终究是在他出手、想也不想地奔我而来时妥协了,我提气暴退,用力闭了闭眼,掩去心底不合时宜的念头,然后抬手握住了剑柄。


***


在这场几乎可以说是生死局的对拼到末尾时,我多少明白萧掌门和香帅是不打算下死手的,因为他们还需要问朱文圭的去向,以及他到底要从明月山庄拿回什么东西。但方思明不一样,他是在以命相拼,就要落实那句「以命报恩」,把两人逼得根本没有能留手的余地。反而是我,因为两方默契的微妙顾忌,反而留了些气力。

虽说如此,我的功力在这三人面前只能排最后,一样落了满身的伤。不过心里愈急,我反而看得愈清楚,更忍不住对我这位知己有些恼火,因为我看他这架势,怎么也不像是所谓的不论生死都坦然接受。只是我要等的时机还没出现,由不得自己冲动。我稍稍一抖手腕,重新稳住佩剑,看着几人的状况等待破绽。

直到他和武当掌门再一次交手,随后同时后退。我很清晰地开口说:抱歉。随后提剑而起,剑尖掀开一片银光,惊落此间月色,赶在两人落地前骤然出手,锋刃却掉了个个儿。我看也不看地斩落紧接而来的折扇,旋即手腕一翻,借着坠势将长剑刺入地面,而我整个人也半跪于地,硬生生被未能化去的劲风向后推开一丈有余,剑尖在满是细伤的石台上犁出一道惊心怵目的疤痕。

我能感受到身后半途止住的杀气,后心一点冷意,不用回头我也知道那位少阁主必然险而又险地停了手。不只是他,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动作一滞,而我狼狈又坚定地扶着剑站起来,刚刚那一下几乎将我的膝盖磨得要见骨。然而我的灵台却异常清明,甚至在真正做出决定的瞬间,我感到了无上的轻松,选择是最困难的,放弃后却让人拥有孤注一掷的勇气。

生死相搏也好,割袍断义也好,他说了不止一次,不过我从来都没答应。

来去师祖借我黄粱一枕,可命中注定的事情,却不可能为庄周所改。我那时忍无可忍地冲到方思明面前,说我带你走,自己也知是一时冲动。然而在还没成为过去的如今,我浑身上下的血气都在翻涌着,咆哮着,要求我站在这个地方,要求我成为这柄死不回头的利剑。

这是我的选择,自始至终就是我的。来去师祖撼动不了,香帅也撼动不了,哪怕我的知己、当事人本人都撼动不了。

我提剑再动,剑气在前方约摸一丈半的地方划出界限。像落了一条楚河汉界,重新将在场四人划分阵营——这次是二对二了。

这里除了我没人动作,仿佛约好了一样,但我知道他们大概是惊讶过头,还有点搞不清我打算干什么。我回头,看着害我反水的那位硬生生停住了手,指尖跟着我的动作转了转,还抵在我外袍上,在心里叹了口气。而后我十分平静地抬起头对他笑了笑,表情坦然又固执,和之前几次毫无区别:我要带你走。

所以你要么赶紧动手,要么我就现在就去认领临阵反叛的罪名了。这句我没说出口。

话音落地的那个瞬间我看见方思明的指尖微微一动,却没什么担忧。我只是想,并且一定要这么做,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那样子跟道心皆毁也没什么区别,反正没有什么比让我对他出手更难做的事情了。生死之事,不过是个早晚的区别,我就拿着夕日毫无犹豫的维护当底牌赌这一下——事实证明我运气不错,那人最后也没动手。于是我放心回身,满怀歉意地对着武当掌门二人出剑了。

我拿他的执拗毫无办法,谁知他拿我是不是呢。


***


三日后江湖上传开万圣阁之主不知所踪的消息,明月山庄旧事揭开冰山一角,却暂时没有人把这两件事相提并论。只道在追逐朱文圭的时候,江湖上那位新秀和万圣阁少阁主在交手中双双坠下山崖……踪迹入海,再无消息。


***


云梦的夏日十分炎热,我本来以为汤池里会好些,谁知争相而来的人一多,反倒更热了。我在一身疲惫的江湖客们赶来前对师姐道了谢,揣着剩下的药材往杏林居走。

感谢来去祖师及时赶到,也亏得只有她有能力编造出那样真实的梦境,叫人深信不疑我已坠崖身死。不过要不是云梦的医术天下一绝,怕是还没等到我拽着方思明跑到崖边,这消息就要落实,但这不影响我心甘情愿报答这一次雪中送炭。或许也得感谢江湖人对于生死的淡漠,我和前万圣阁少阁主被摁在云梦待了两年半,现在稍微改一下妆容出门,居然已经没几个人能认得出了——我是说我,我死都不同意方思明把头发染黑,以至于他无论白天黑夜出门都一样的显眼。

为此他没少不快,要不是叶澜掌门下命要云梦弟子们盯着,在完成师祖规定的偿还前不得动手,说不定我会真的破天荒地被方少主收拾一番。

今日我被掌门叫去问了些事情,回去的路上听到小姑娘们又谈起香帅,没忍住打听了两句,似是和蝙蝠岛又有了牵扯。我这几年算是云梦里的常驻客了,和各位师姐们倒也算熟悉,不过再没跟旧友联系过,这就是假死的坏处了。我甚至觉得这些距离如今的我太遥远,现在我只想听来去师祖的安排,偶尔做些莫名其妙的事务,或者替各大家族解决一点棘手事,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偿还——以淡出江湖为代价养心,我想养心是给我那位知己的,我是来改过自新,顺便打杂的。

或许是不会被放回去了,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挺好,左右我也没有特别想求大道,不过是跟着香帅四处游历罢了。我坐在桌边,半个身子却倚在窗台上,伸出手指去逗这儿的黄雀。然后方思明走了进来,他一向不敲门,于是我就维持着这个有点扭曲的模样跟他面面相觑了两秒,最后他咳嗽了一声,我关上了窗。


前几日不知道来去祖师又给他派了些什么事情,总归大多数是不准见血的,谁知这次回来,方思明难得问了我一件当年的事情,我没忍住怀疑了片刻他还在关注朱文圭他们这几年的动向——那次从明月山庄出来后那位老人再也没提起过方思明,甚至透露出任何想要联系他的意图,我和来去祖师一个明面一个私下,同时表达了情分已偿,莫要追忆的意思。约莫是我反复强调了太多次,最终虽是他点了头,却还当着祖师的面还附赠了我一枚一言难尽的眼神。大约是蠢到没救了这个意思。

不过既然难得他问,我也没有多抵触过去的那些事。他问我了一个来迟两年半的问题,我以为他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只是不愿意挑明,我至今都觉得这个问题要是挑明了,我估计对他的称呼就要改了:你当时在明月山庄,到底有什么底气敢那么做?

我把那个不太雅观的姿势改掉,规规矩矩地坐回桌边,撑着脸想了一会儿。真的没觉得有什么特别认真的理由,就是处心积虑、意料之中的脑袋一热。最后没办法,只能把最初的动机交代了。其实我一直以来,在所有的问题上都做出了一样的决定,是他没相信。

-来去祖师问我选道义和情义,我选了你。

-...无稽之谈。


我闷哼一声,头顶挨了一个不轻不重的爆栗。


End.




看攻略时看到视频里突然跳出来一条公告:正在修复明月山庄·新秀首领方思明概率性无法进入战斗的问题。

?什么东西,举报了,对玩家造成严重心理伤害。

唉改变称呼就是暗喻挑明关系告白了,这是个小彩蛋。

评论 ( 4 )
热度 ( 101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