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我一直都在想你,也不是不相信...”

“我只是...就是......”

只是什么呢?只是原先敢问的现在也不敢问了?还是手脚都找不到地方,想不起来年轻时候的自己该怎么撒娇了?他要怎么说呢,要怎么才能从这十六年的血泪星海里捡出一点原来的、年轻的、伸手就敢讨要很多很多的爱的陆必行,拼还给林静恒,再嬉皮笑脸地壮着胆子问一句“你这些年都怎么过来的”呢?

陆必行说话颠三倒四,“只是”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林静恒还没开口,他自己已经被这频繁的发挥失误急得不成样子,眼圈都红了一层。林静恒一抬头,正撞上对方苦苦挣扎的目光,那无法言说的痛苦太深重,饶是林将军都看得心跳骤沉,林静恒不怎么自在地往下挪了挪视线,却又看见了他颤抖得不成样子的嘴唇。

要是仔细分辨的话,还能勉强读懂陆必行此刻的唇形,他反反复复,无声地呼唤无数遍,却因为习惯了漫长黑夜里的了无回应而不敢喊出声。那句话只有一个字,他说:林。

于是林静恒到嘴边的那一句带着揶揄调子的“陆总长”也吞了下去,他担当上将数十年,以托马斯杨为代表,六成的手下都是清一水的不着调,冷嘲热讽张口就来,安慰人却是一等一的不熟练。临时上阵,计划统筹一概来不及,就算是联盟上将也觉得无比棘手。训斥在舌尖上艰难地打了个转,压了又压,林将军最后叹了口气,只能对着人妥协般张开了手。

“必行,过来。”



【我就是那个浑身都疼的孤魂野鬼,我就是那个吓得一动不敢动的人,林,我……我可能很多东西缝不上了,我没法把你曾经有点喜欢的那个人还给你……】

——残次品 142章。

评论 ( 5 )
热度 ( 33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