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袭警罪加一等。

对方听到这话反而笑了,格瑞对此没有任何表态,他只是说出事实。雷狮实在是想不通,一个被自己拷在床上摁住手腕,可以说是动弹不得的人,是哪里来的底气发出这种……玩笑一般的警告。

在床上说袭警?这简直是调情。他笑得十分正大光明,格瑞眯起眼睛细看,发现从中找不到半点嘲讽的意思,雷狮就是纯粹觉得有趣。

雷狮迎着那份冷淡目光俯下身去,格瑞僵了半秒,他以为他会亲下来,但是对峙至此,他还是忍住了没偏开头。孰料雷狮笑了笑,在几乎要蹭上他鼻尖的时候转了个方向,只凑到格瑞耳边呼了一口气,像是虚靠在他的肩窝里。可惜气氛不是情人相依,倒近似于埋在夜幕下的初拥,黑暗伸出手,把不自量力的人类从深渊拉入更深的地狱。

格瑞转动眼睛,没能看到雷狮的脸,却恰好能把对方的姿态收入眼中。雷狮单膝跪在床上支撑着身子,此刻低下头,脊梁的曲线从他后颈流畅拉开,描过紧身衣下振翅欲飞的蝴蝶骨,收窄在腰窝里,勾出一条充满张力的弧。格瑞很不合时宜地想起了黑豹,他对上位者的气势并不陌生,那份侵略性却是平生罕见。雷狮不是刚刚继位的小鬼,本性在血里七进七出,展现出来的时候仍然没有多少戾气,但照样能压得人不得不低头。

格瑞没有低头,他只觉得危险。

雷狮贴着他的耳垂开口,动作几乎算得上是温柔而缱绻的,举手投足间却威胁意味十足。散漫,从容,有恃无恐——他是用餐前的捕猎者,所有的慢条斯理都是为了保证一丝不苟的享受。

他的手滑到格瑞腰间,空气几乎凝滞的室内,金属扣打开的声音格外清晰。


「我还要搜身呢,警官。」






近期压力太大,想要开车,却并没有时间写完整的。

那就不写了爱咋咋吧.jpg
评论 ( 3 )
热度 ( 94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