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无人区玫瑰 1。

1 相亲资料

陆无争探头进来问他去不去晚上的聚会前周寻刚从外地坐了四个小时的飞机赶回来,又在会议室跟上级谈了一下午的详细情报,彼时正在瘫在转椅靠背里研究总部发下来的资料,浑身都散发着“老子想睡觉”的不满气息。听到这问话,周寻话都懒得讲,只抬手对着门的方向毫不客气地一挥:滚。 

然而陆无争不仅没滚,还非常大逆不道地违抗圣旨,推门就进了周寻的办公室。他大咧咧地往沙发里一坐,端过茶几上洗好的水果往自己嘴里丢了两个小西红柿,又伸手去撸自家老大的精神体,一只纯色黑豹。

这只在总部凶名赫赫的黑豹这会儿也懒洋洋的,见有熟人来招它,用金色的猫瞳淡淡地扫了对方一眼,便用后脑勺对着陆无争重新趴下了。周寻的精神体大名叫刻耳柏洛斯,简称柏洛斯,是之前他们队唯一的小姑娘受不了他们成天嗯啊喂地喊来喊去,替他们取的。在此之前周寻喊了它六年的“宝贝儿”,陆无争他们迫于队长威压,跟着喊了四年的“祖宗”。
被柏洛斯晾了一遭,陆无争也不介意,权当没事儿一样转回头去问周寻:“你看什么呢?” 

周寻这才抬起头对着他一挑眉,抓着那两张纸随意挥了两下:“相亲资料,你没收到?” 

陆无争这才哦了一声:“那个S级向导的资料?周一发的...也对,你前两天不在。”说到这里他顿了半秒,接着又往嘴里扔了个葡萄,“我没仔细看,这种等级的不是一般人挨得上的,还是个晚期觉醒,干不干这行都说不定,还不如去聚会来的靠谱。……不过据说有好奇的哨兵在他来领测试结果的时候去看了,结果人家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周寻嗯了一声,没接话,继续垂下视线去看第二页A4纸。 


哨兵向导的出现大约是在八十年前,到现在管理模式已经很成熟了。人类中大约有30%的人会觉醒成特异者,男女比率差不多,正常在16-18岁觉醒——正是小鬼们想象力丰富的时候,高中里好像人人都期待着自己明天就会变成天选之子——十四岁之前的算早期觉醒,而二十岁以后才觉醒的人则被称为晚期觉醒。 

正常觉醒期的人都要进入“塔”接受培训,这也是几十年前的称呼,现在不这么喊了,有个很长的名字,特异者管理机构,哨兵向导一般喊总部,或者某区分部。培训是为了教会特异者们控制自己的能力,以免使用不当造成人群恐慌,或者其他什么危害。一般青春期的小鬼们都会在培训结束后选择成为“总部”的一员,不过也一样要上课,就是教的东西有点区别。 

但是晚期觉醒的人相对就比较麻烦,这部分人一般都已经即将毕业或者有了工作,愿意转入总部的人的比率没有那么大,顶多强行培训三个月,确认不会对社会造成危害后再放回去。而且晚期觉醒相对风险也更高,周寻他们就处理过两起市区的异常觉醒者案例,那哨兵他们三个人加起来都差点摁不住,所以陆无争没对对方抱太大兴趣也是正常,哪怕这是个吉祥物级别的S阶向导。 

向导比哨兵的出现率要稍微低一点,或许是精神力限制导致的,大约在二比三的程度。所以一般出现优秀向导的时候总部老是喜欢把资料给哨兵们发一发,哪怕人家现在或许还不是自己旗下的正式雇员,这种资料也就被他们戏称为相亲资料,而每个月月底周五的惯例聚会也是差不多的内容。 


周寻有点轻微强迫症,累归累,该做的事情他还是一定得在回家前做完。他看资料前后一共花了没十分钟,陆无争已经把他的水果吃了半盘了,周寻抬头看过去的时候翻了个白眼,也没多管,只放下文件对柏洛斯招了招手:“宝贝儿,来,收拾收拾走了。” 

刻耳柏洛斯便慢吞吞地站起身来,绕过试图摸它脑袋的陆无争,走回办公桌后面,蹭了蹭周寻的腿。陆无争有点失落地收回手,又揪了一瓣橘子:“多大的猫了,还跟我那么客气……你看完了?” 

“嗯,有点意思。”周寻浑不在意地弯腰搓了搓他家大宝贝的耳朵,拿上外套起身就准备刷卡下班,找车钥匙的时候又补了一句。“我估计不是个普通的家伙。” 

S级哪来的普通货色。陆无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过没说出口。他们队是总部精锐外勤队,各个队员心气都不低,老大更是大牌里的大牌,不过眼界高归高,周寻的职业嗅觉一向精准得可怕,不会随随便便夸人,估计是从资料里看出来了点什么。但是具体是什么,反正他看这玩意一目十行,自然是不清楚。 

所以陆无争只是放下盘子跟着周寻出了门,走之前随口又问了一句:“你真不去啊?那我就不给那边报你名了,今晚去的向导能少三成。” 

周寻终于想起来自己的车出差前扔在了家里,只好从抽屉里拿了机车的钥匙,去负一层提他那辆重机,大步流星地跨进电梯对他摆手,想早退的欲望表现得不能更清楚:“——不去,你爹要回家睡觉!” 


结果第二天,A区时间早上八点,周寻在自家的床上被分贝堪比卡拉OK的紧急任务提示震醒,仿佛有人在他耳边歇斯底里地敲了一通架子鼓。周寻懵了两秒钟,直到刻耳柏洛斯现形发出一声不满地低吼,才回过神来,赶忙从床头柜上摸起手机接通,让这催命似的铃声赶紧停下来。 

手机里冷淡堪比电子音的女声传来:“五分钟前收到了通报电话,距离你一公里左右的地方出现了觉醒者暴乱的情况,根据卫星扫描匹配的结果来看,可能是高危特异者。你是这次紧急任务的就近特调人员,周末的晨间通勤情况不好,总部的支援晚些才能到,接到通知后立即出发,十分钟内必须到达现场。” 

对面说完就挂了电话,严格遵循总部一贯的办事准则,效率,干净。一看就是确认过了周寻的假期状态,连拒绝的余地都没给他。 

周寻拿着手机倚着床深深吸了一口气,姑且控制住了想抗命不干的冲动,在心里用力地、掷地有声地骂了一个字:操。



TBC.

评论
热度 ( 10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