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一点关于默读感情线亮点的闲唠。个人想法,想起别的日后随时补充。


我原来说甜甜家的话,我看过的里面默读的感情线是最让人舒心的,有朋友问我说,甜吗,我想了想说算吧,朋友又问我默读剧情那么沉重,哪里甜啦,这我就有点头疼了。

怎么说呢毕竟这玩意一人一个理解……对我而言,默读的感情线的矛盾在于费渡的性格和顾虑,它本身比起大哥的话没有现实的压力以及单方的性向(?)问题,比起六爻在人物上对于感情的坦诚程度又高很多,比起残次品没有外力导致的不可避免的长时间分离及所带来的物是人非后的隔阂问题,比天涯客的话……没那么惨的前提条件,大概差不多亲妈程度的就是杀破狼了。

在父母不多加干涉,同事们也十分包容理解,两人间也确实没有立场矛盾或者家仇国恨等客观条件的前提下,感情线基本就是这俩人的事儿了。

骆闻舟的避免BE教科书不是白喊的,回顾一下默读,通篇下来双方没产生任何误解,甚至连矛盾也被掐灭在开始,最严重的就是费渡家别墅里和骆闻舟没忍住说出共度一生那两段。第一个被额头上的吻,铁丝撬门跟一顿晚餐解决了,第二个被一场长谈解决了。这很简单地诠释了“对症下药”,骆闻舟知道什么时候要不闻不问慢慢来,以及什么时候要坐下来把这些事情谈明白。另外除了对感情和另一半都很坦诚以外,骆队的阅读理解能力也不是一般的高......骆闻舟的态度向来很明显,所以不太需要费渡去揣摩,但骆闻舟也能读懂费渡层层包装下的话语的意思,除了潜台词,还有费渡自己都不一定意识到的表达:既然你连自己一肚子贼心烂肺都肯剖开,那就是想求我拉住你,我拉了,你又要躲闪,你说你是什么毛病?

唉这个情商,不服不行

骆闻舟太清楚费渡在哪个时段需要什么,他在爆炸出院后给出了承诺,拿回老杨的资料后在深夜客厅里给出了坦诚,猜测到整件事的模糊大概后给出了耐心,以及从始至终无人能及的信任。这个是很明显的,费渡屡次以自己举例的时候骆闻舟都是一样的态度:叫停,禁止对方这么做。

无论对方是自嘲还是真的有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潜在罪犯的倾向,反正骆闻舟信他不会,在费渡自己都不信的时候,他也相信。跟他说的一样,从看见费渡陪着何忠义他妈坐了一晚上的时候,就觉得哪怕没有自己管他,费渡也长不歪。他对费渡之前是有偏见的,但是从来没有恶意的偏见,费渡也感觉得到。

默读的感情非要形容的话,用个夸张点的词就是拯救。但不是一味的付出和被拯救,虽然说了这么多都是在分析骆闻舟的行为,但是确切来说两个人里没有任何人站在绝对的主动地位。平等的,截然不同的,性格和承担的角色都相隔甚远的两个人,又微妙地相似,一个站在深渊里面却不打算被深渊同化,一个无论见过什么都依然对世界敞开怀抱。

费渡自比为深渊,但是他根本没打算和寄生兽合作,因为失败了也好,成功了进监狱也好,都自由了,也就是说,挑出两个最极端的情况来作比喻,如果要他选被深渊同化还是死,他选择死。如果说费渡本来是这种极端做派,现在就是产生了踏上光明的陆地的念头——也有那么一点想试试活在阳光下,看见了那么一点新的道路,有了那么一点比孤注一掷更重要的东西。骆闻舟就负责伸手下去,在他经过反复考量、重新抹杀这个念头前拽住他,在他爬上来的时候用力提一把。

骆闻舟是让费渡看见天光的人,但是费渡自己才是自始至终不甘与深渊同等的那一个。几乎有关于寄生兽的所有接触都是费渡自己做的,他解决的也不仅仅是这个庞然大物,也战胜了自己童年的、出身的深渊。费渡是拯救自己的人,而骆闻舟是这一路的开始和终点。

妈的肩膀痛,不写了,考完再补,残次品的也整理一下。

评论 ( 4 )
热度 ( 66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