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喻周喻】如果你变成回忆.

不容易啊我居然赶上了说好的死线...神隐前短篇[?]来一发

明天以后就报道了 之后没网没手机能不能找到我都是个问题 更何提更文【【。

暗搓搓打个黄江黄无差的TAG 这个副CP超级隐秘(

当成400粉贺文好了( σ'ω')σ 

看完下面注意事项再看文不然我不保证你吃的愉快

 

※二人交往前提

※BGM在这里<如果我变成回忆>  推荐配合文章食用

※跨国缉毒组织设定 依旧私设如山

※枪支弹药相关知识不足 所以设定并不严谨不要介意

※食用请慎重 慎重 慎重 

 

 

 

如果你变成回忆

 

 

 

打开门后映入眼帘的是吊灯洒下米白色的光,映的深棕色的皮沙发微微发亮。喻文州轻手轻脚地换上浅色毛绒拖鞋,把顺路带回来的那一袋还往外发着热气的小吃放在茶几上,蹲在一旁看着蜷在沙发上睡着了的人。

 

那人的呼吸声清浅,微翘的睫毛覆盖在眼睛上投下一片阴影,随着呼吸轻轻翕动。他的睡颜安静和平,柔软的发丝滑落耳前遮住了一半侧脸,像只乖巧的猫。喻文州想到这里无声地笑了笑,换了只手支撑着下巴,空出一只手在对方手背上轻抚,这样可以让人缓慢地清醒过来。

 

“小周,醒醒。”和平时任务中的不同,他的声线在刻意压低后卸掉凛冽和果断,和平日休息时的本人一样温润。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前听见的就是这样的嗓音,一边伸展身体坐起来一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最后头转过来转过去地四下寻找自己不见了的拖鞋。半梦半醒的样子看的面前的人噗的一下笑出声,从沙发下把那双黑色的毛绒拖鞋勾出来,捉住他脚腕不疾不徐地给周泽楷穿上。喻文州那双笑的弯如月牙的眼睛一抬起来就对上了青年有点无措的表情,将微红的耳尖尽收眼底后笑意更胜一分。

 

不过蓝雨的队长倒也没什么故意的心思,撑着膝盖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后坐在人身旁便去拆宵夜的塑料袋了。

 

 

 

他买的是G市的小吃,不过还好周泽楷对于吃的并没有多么挑剔,咬着虾饺侧过头看了看喻文州,眼睛里询问的意味很容易就能看懂。慢悠悠的吸着酸梅汁的人右手手肘撑在桌子上,用手背抵在下巴上望着他点了点头:“任务完成了,上面放了我们一个周的假。”

 

对面人的眼睛霎时间就亮了亮,轮回也刚结束了最近的任务,所以他才会在赶回来后就直接睡倒在了沙发上。两人确定关系以后相处时间实在少得可怜——任务外的时间,算下来大概两只手就够数的过来,这次可算是难得的空闲。

 

“不如这几天,出去转转吧。”喻文州大概是摸清了他也有假期这点,捡起一个流沙包咬了口,一边漫不经心地舔着流出来的红豆流沙,一边挑起眉毛又将目光转回到他身上。

 

“嗯。”

 

 

 

 

 

于是两人第二天下午当地时间三点左右,两人拉着行李站在雅典机场明亮的窗户前相视一笑,肩并肩走入希腊街道淹没在喧嚣人海中。

 

在既定的旅馆放下行李后休息了会儿,来希腊一共就三天的自由行程,他们倒也没打算四处跑,在首都逛逛就足够了,于是等到疲惫消了大半后两人随意地换了身衣裳便出了门。

 

因为是亚热带地中海气候的缘故,希腊的气温在夏日常常炎热过盛,或许前日有雨吧,今天难得微凉清爽的恰到好处。喻文州在脖子上围了条浅灰色的格子围巾,低头时有半张脸都埋在里面,就露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在外面。

 

周泽楷拿着手里的旅游指南翻了半天,最后放弃地拉着喻文州上了双层巴士把书扔回包里,对着身侧笑的肩膀都在抖的人递过去一个埋怨的眼神。两个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风景闲聊,直到巴士停在阿克罗波利斯山山脚下才离开,蓝雨队长仰头打量了片刻山峰,又低头看向脚下的路不由得摇摇头,对周泽楷伸出手:“走吧?”

 

等他们好不容易看到帕提侬神庙时,雅典的特色建筑附近已经挤满了人,喻文州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日期,猜想大概是周末的缘故。不过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两位队长随意地拍了几张照片后思量半晌,竟是躲到一旁树荫下吃冰激凌去了——不知道这则消息若是传回联盟,会引起怎样的反响。

 

 

 

第二天因为倒时差的缘故,两人睡起来的时候差点连午饭都错过。喻文州在咖啡厅喝摩卡的时候周泽楷坐在他对面吃着蛋糕,结果因为过多的糖而让他的眉毛蹙成一团,片刻后放下地图的人看到他的表情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把自己面前的半糖咖啡推到对方面前,结果看着那张脸又因为反差太大而显得格外苦的味道神色更加复杂了几分。喻文州没忍住后倚在椅背上笑得更开怀,半分钟后才停下来拿过地图指了指:“…咳,今天就不到处走了,就近看看吧?”

 

周泽楷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依着对方的意思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最终因下午逐渐攀升的温度,不堪忍受地拉着喻文州钻进了购物商场。

 

空调供应的冷气让人放心舒了一口气,轧马路也就理所当然地转变为了逛商店。经行食品区,甜点区,日用品区,服装区,喻文州没想到居然会在走过在首饰区的时候被人扯了袖子停下脚步。

 

周泽楷很认真地一个个柜台看过去,片刻后又看回来,这么往复了几次,大概柜台小姐都要不耐烦了,他才用骨节分明的手指点了点其中一枚戒指。拿到戒指后他先是翻来覆去看了会儿,然后招呼在旁持观望态度的喻文州过来,把戒指放在他手心偏头望着人:“喜欢?”

 

那是枚样式简约的银色男戒,通体曲线流畅没有任何镶嵌物,反倒是内里刻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希腊文。喻队长仔细观察了一圈后点点头,半是笑半是疑地看了看人:“小周打算买戒指吗?”对方看他肯首后嗯了一声就对店员表示要买这只戒指,但是售货姑娘似乎听不太懂英文,纠缠半天后才明白了人的意思。

 

这时候一只干净修长的手隔在他们中间摇了摇,为了避免对方听不懂还竖起两只手指,之后喻文州温和的声音响起来:“Double ,please.”

 

 

走之前似乎是想起了戴着戒指会影响用枪,蓝雨队长又退柜台前与人交涉一会儿,拿了两条同色的银链来将戒指挂在了脖子上。扣上链扣时周泽楷配合的微微低头,另一人眉眼淡淡弯起扣上他颈后的扣,手臂环在颈间看起来有种拥抱的错觉。

 

身后售货小姐的清脆笑声和不太纯熟的英语一起传到耳边:“What a lovely couple!”

 

喻文州摸了摸颈间的戒指,嘴角的弧度大了几分:“明天去爱琴海吧。”

 

 

结果事不如人愿,他们的假期休了一共不到三天,第三日正在去往爱琴海路上,想要去见识一下希腊著名景点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接到了自己副队长的电话。

 

然后就被临时调到了意大利支援任务,枪王大大对此表示了十二分的不满。

 

 

 

 

 

之后花了一个周成功和被困的微草分队队员里应外合打开突破口后,喻文州漂亮的布局完成反杀结束任务,对许斌打了个招呼后便暂时居住在了微草的分部。被带到房间后已经是夜晚,一直保持平静甚至是略带笑意的男人立刻解下防弹服扣子撩开衣摆,周泽楷惊疑地望向他,在看清对方腰间被血液染上殷红的绷带时抽了一口气。

 

喻文州用棉签沾着双氧水给自己的伤口简单消毒,冰凉又刺痛的感觉让他下意识皱起眉毛,接着又涂上一层药,这才舒了口气,坐在他身后的周泽楷赶忙小心翼翼地将绷带一圈圈缠在人腰上,指尖不经意滑过对方后腰以至于那人轻笑出声。对上轮回队长不满的视线后摆了摆手,眼角眉梢的弯起还没来得及褪去,以至于喻文州沐在灯光里整个人看起来都包裹在微亮的温暖轮廓里。

 

“抱歉,我只是觉得真是幸运呢。”周泽楷听见人这么说,声音不大像是怕惊扰了谁,听懂对方的意思后他握住人的手小幅度地翘起嘴角——你没事,还在一起。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么说,觉得有哪里不太恰当,脸微微有点泛红。

 

不过对方确实听懂了他想说什么,抽出一只手覆在他手背上点了点头。

 

严格来说联盟虽然是个联合政府审批的正规缉毒组织,大部分工作却还是在不公开的情况下进行的,大致上被归属于地下组织的范围,平时任务免不了与毒贩交火,危险度不会比特勤低到哪里去,负伤和丧命是常有的事情。

 

这次和之前这么多次的任务都没能使他们分开,的确幸运。

 

 

 

 

紧接着而来的就是主席的电话,追踪了四年的跨国贩毒组织基地暴露,需要在他们转移之前进行一次大规模清缉,联盟的主要人员立刻被调往美国。

 

不得不说这次阵容可是前所未有的大手笔,用方锐的话来说简直是不管谁出事儿主席都得犯病。用了三天计划完毕确认无误,肖时钦负责的技术支援部对着耳麦下达了开始的命令,基地大楼的安全系统入侵成功,警报系统暂停工作,任务开始执行。

 

 

 

第二天正午进行人员交换,剑圣腰间挂着光剑,肩上扛着SG550,抬头望着从楼中翻出来站在升降绳梯上的江波涛,那人精确打中第四层大楼外部钢化玻璃的四个角在玻璃上形成龟裂花纹,然后借后坐力一荡抱住头部抬脚踹碎玻璃滚进楼里继续任务。他由不得吹了个口哨用力拍拍喻文州肩膀:“我靠没想到轮回他们副队长居然也这么猛啊,走走走队长好久没出任务我觉得手脚都要生锈了不行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们两个路上碰见了正在往外走的交换人员韩文清和张新杰,大概是被迫破坏了作息时间的缘故,后者的神情有些微妙的不悦。看着霸图的队医将两把手术刀直射入拿着枪的保镖的脖子,同样医学出身的喻文州可以确定刀刃切入了第六、七块脊椎骨之间切断了大脑与躯干的联系。这样一来他们将感觉不到疼痛也不会立刻死亡,不过除了头部以外的部分都成了不属于自己本身的死物。

 

对此没人觉得愧疚,他们是罪有应得,在那些受过毒品折磨的人面前这栋楼里的人没有被赦免的资格。两组队员相互点点头擦肩而过,一路兴致昂扬的蓝雨副队长顺手打爆了头顶上没来得及被破坏的摄像头。

 

 

 

 

第二日的任务顺利的很,就是在六层出了点小问题,大概是快接近顶层总部的缘故,保镖力量整个上升了一个等级,弄的负责收集情报和补刀的喻文州也不得不进入正面对战。神色冷静地端举伯奈利M190霰弹枪扫射,另一边的人咬开几个烟幕弹随手抛出,在交织的火光和烟雾里淡蓝色的冰雨铿锵出鞘,割破人喉咙时发出宛如渴血的低鸣。

 

最后一场酣战完毕两人凭着默契和技术都只受了点轻伤,黄少天收起光剑在空中左右挥了两下挽了个剑花顺手甩掉剑身上的血珠,反手把武器插到腰间后笑着扭头看向自家队长:“哎呀今天可真是轻松,这么早就解决了总算可以回去喝个茶休息会儿了,这区域清扫也太简单了吧也不是知道是他们太弱还是咱们太强,不对不对肯定是我们太强你说是吧队长…”剑圣的笑容凝固在他看见喻文州身后的人颤巍巍站直了端起狙击步枪那一瞬间,瞳孔急剧收缩成针尖大小,声音猛地拔高甚至带上几分尖利。

 

“——————队长!”

 

喻文州闻风回首,看见的是旋转着呼啸而来的铜黄色子弹,他下意识地侧身躲闪,右胸却随着炽热的高温被撕裂一样的疼痛感猛地占据。

 

鲜血溅出在白色的衬衣上像是怒放的曼珠沙华。

 

 

 

 

 

周泽楷收到喻文州重伤消息时是当天晚上,江波涛看了眼手机神色一凛,沉思许久才告诉他的。轮回的队长只是抿了抿唇,一言未发地沉默着,久久的静谧中掩藏着几乎要爆开的压抑感,就当江波涛以为他不会说话时联盟公认的枪王才缓缓开口说了四个字。

 

“继续任务。”

 

 

 

那之后的进展一天比一天顺利,而同时周泽楷也一天比一天沉默,虽然在战斗中从未出现过失误…或是说更加凌厉也不为过,但是眉宇间压抑和担忧的神色也日益加重。

 

随着第四天在千米外的一发高精度巴雷特狙击击中布置好的引爆装置,整栋大楼随着玻璃炸裂的音效淹没在腾升而起的滚滚火海浓雾中,联盟中的执行者们不约而同地看向它,用静默纪念这场争斗的结束。

 

下午整合人员回到位于美国的地下分部简单的进行了下总结,鉴于喻文州不在场,这项任务便落在了王杰希身上。当事情全部上报完毕后,他不紧不慢地累的东倒西歪的众人身上扫视一圈,宣布散会。

 

听到这两个字后周泽楷当即转身盯住江波涛,目光直直的,任务中从未出现过的担忧和焦虑此刻毫不掩饰地显露出来。

 

“…他在哪。”

 

江波涛听见这句话后眉头微蹙,几次想张口说什么却还是没说出口,最后还是在旁边看的干着急的黄少天摇摇头,难得简短的报出一串医院的地址。末了还不忘扫视了他一眼,表情在催促中夹杂了些无奈的叹惜。

 

 

 

 

 

 

一打听到地址便急匆匆的离开,周泽楷依言找到病房推开门,站在门边怔了怔。

 

喻文州靠在病床床头上望着窗外,回头看向他时有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他肩头染上一片暖金色,那人更苍白几分的脸上浮出与平日并无二致的温和笑容,墨色的头发与之相衬,融出一种难以诉说的美感。

 

“小周?”

 

青年走到他身旁坐下,握住对方放在床边的手,炽热的温度包裹住那只因为长时间放在外面而微凉的修长漂亮的手,两人竟相对无言,以至于沉默持续良久。最后还是喻队长轻轻的一声叹息打破这种境况,用空着的手抚摸着恋人的手背当做安抚,眉眼带笑:“…这次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啊。”停顿半晌后又接着说下去,“小周你以后做任务可要小心,按时吃饭不要为了省时间就糊弄,闲下来的时候就出去走走…啊,说起来,上次说好要去看的爱琴海也还没去呢。”

 

周泽楷看着前辈苦涩中带着释然的笑容下意识将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忍住了那句脱口而出的“带你去”。经过改造的M21子弹击中目标后会裂成许多碎片嵌入物体,离得近的话甚至能打碎一堵墙,喻文州没有当场丧命就已经是个奇迹,更别提他已经撑了三天。

 

每一秒都弥足珍贵。他本就少言,更不会说出“你不会死”这种和三流电视剧里一样荒唐又无力的话,而眼前的人也不需要虚伪的错觉来安慰自己。

 

他可是喻文州。

 

是蓝雨的队长,四大战术师之一,出了名的冷静与机会主义。

是自始至终直面自己致命缺陷的人。

 

哪里需要这种堪称同情的安慰。

 

 

 

所以战场上的枪王仅仅是安静地握着对方的手听人说话,他从未说过那么多的话,像是想把以后的事情都一并交代完,周泽楷只是听着并在心底一一记下。直到喻文州揉了揉眼睛对他说累了想休息会儿,又躺回床上陷入梦境,他也一直握着恋人的手。就连心跳趋于平静,陡然变成直线的心电图在空中划出刺耳警报声也未能让他有所动容。

 

被特地调来照看的徐景熙几乎是以冲的速度停在房间门口,看见的就是渐渐沉沦的红日在那两人身上镀上金边,青年的脊梁挺拔表情无波无澜,挂在颈上的那枚戒指在光下熠熠生辉,队长似乎只是睡过去了而已,场景美好的如同一幅油画。蓝雨的队医伫立在门边生怕惊扰了这一幕——急救兴许是不被需要的,他这么想到。

 

不知是几分钟后,还是几十分钟后,周泽楷轻放下那人还存有余温的手转身离开病房,徐景熙注意到他眼角微红,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有句话落在他耳畔。

 

“让他..睡得舒服些。”

 

 

 

 

 

喻文州的葬礼在第二日下午,几乎整个联盟的人都聚集了来,出任务在本地的,从国内赶过来的,临时抽了个空跑过来的,浩浩荡荡一群人却没有发出半点躁动声响,大约是对这位年少有为的蓝雨现任队长出自内心的敬重和惋惜使然。

 

周泽楷是排在吊唁的人群最末尾的那一个,当他走上前时那人几乎已经被花束淹没。他两手空空并没携带任何东西,只是站在不远处无言注视,周围的人也知晓他们两个的关系,皆是沉默着在后面看着。最后周泽楷俯下身子,闭起眼睛与静卧在其中眉眼安详的人隔着玻璃亲吻,神色虔诚肃穆,不染悲伤。

 

而后青年用食指小心翼翼地擦去玻璃上的唇印,深深鞠了一躬后转身走回了送葬的人群末尾。

 

表情始终如一。

 

 

 

在那之后周泽楷似乎和原来没谈恋爱的时候没什么区别,没有了那一层淡淡的喜悦气息的枪王依旧稳重寡言,如果不是他总是下意识地去用食指摩挲那枚戒指的话,所有人都几乎以为他与喻文州曾经的那段关系只是个错觉而已。

 

三年后周泽楷和其他许多狙击手一样向联盟递交了辞职申请,理由是神经长时间紧绷以至于射击精度下降,上面对此出乎意料的没多说什么,堪称爽快的批了同意放任他离开。

 

送行的那天江波涛问了周泽楷想去干什么,对方似是思索了一会儿,最后对他说,先去旅行。

 

之后周泽楷在一个网站上注册了博客,也不说话,只是经常性的放一些照片上去,以此表示他游历过的那些地方。

 

 

博客的置顶,是与澄澈碧空相呼应的蔚蓝色爱琴海与放在沙滩上的一枚银白色戒指,在此之外在照片下面难得还有一行字。

 

 

 

 

 

 

Memory & Promise.

 

——————————————————————————————End.

 

后记:

其实我个人觉得小周不是那种会把感情带到工作上的人,因此不会因为无法挽回的客观事实而出现任务上的失误,喻文州对他而言变成了支撑着他走向未来的回忆,在心里占据一个位置没人能抹去,小周早就在此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不会不伤痛,却也懂逝者已矣的道理,知道什么是眼下最重要的,至于私底下对于喻文州的离去是什么态度…谁知道呢。

 

他不仅仅是喻文州的恋人,同时也是轮回的队长,是联盟的枪王,在这个故事里他的肩上还担着职责和无辜人群的生命,是个真正的男人。喻文州不在后或许周泽楷心底有什么东西也随着他一起离去了,但是另外的部分却会愈发坚韧起来,既是为了承担起痛苦,也是为了不让其他重要的人重蹈覆辙。

 

若有OOC请指出。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作者拒绝一切形式的谈人生。

本来想HE的…但是这就是我心里的True Ending了,人生总有意外。

 

比起白甜,我更偏爱真实啊。

 

顺带安利一下啦 周喻同好群 347047853

以及 没有喻周的吗(PД`q。)·。'゜ 

评论 ( 27 )
热度 ( 55 )
  1. 小银龙鹤汀凫渚。 转载了此文字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