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周喻】夜幕四合 Closing Night 03.

Closing Night 02.  

 

03.There are people dying.

    -这里有人们不断死去。

 

最后临近追捕前一个周,联盟的参与名额审批下来了,并且下令暂停一切其他任务。轮回最后还是获批了,可能有他们最近拼命赶任务的原因在里面,不过主席依照打电话时跟江波涛的对话来揣摩,更多的还是有人跟主席推荐他们了,恰巧这个人主席还很欣赏。

 

“...所以啊小江你们也收拾收拾准备一下一起去吧,不过我叫下面查了一下,小周是不是在西雅图?嗯..为了以防万一这次要求尖精力量都是搭配组合,一个指挥者搭配一个强攻手。正好小喻也在北美战区那块儿,他任务应该做完了,叫小周去接他一下吧,他俩分一组正好,你就和...黄少天搭一下吧。”

 

江波涛听着主席叨叨了半天才挂掉电话,下意识地揉了揉耳朵,由衷感叹任重而道远真是一句箴言,又看了看手边的电话想着,这下估计小周又有得不满了。

 

 

 

 

周泽楷狙击掉the last target后用通讯设备给总部发了一个任务完成的报告,之后回了暂住的公寓,一边进门一边甩了大衣外套外裤钻进浴室,在酒店顶层的储物室蜗居了两天,弄得他现在觉得自己满身都是卷心菜味儿。他本来对着能参加追捕也没抱多大希望,出来后才慢吞吞的摸出手机开机,结果一开屏就跳出来了来自江副队的未接来电和短信。

 

习惯性地略过电话直接点开了短信,周泽楷在看见获批通知时还挺高兴,接着往下一滑,眉毛就揪成了一团。

 

轮回队长盯着屏幕上的“喻文州”三个字看了好久,目光灼灼几乎要把屏幕融穿,再看,接下来的整个任务都得跟他搭档,脑子里当即只剩了阴魂不散一个词。

 

周泽楷翻了一遍短信,估计上面的意思是叫他接了喻文州直接去伦敦集合,还有一个周,提前两天到去找队友,一天坐飞机,一天倒时差,然后到美国边境的战争区还得花一天半...加上折返得两天左右。他只得看了眼手机界面上的日期,这么盘算了下想着明天睡起来就得去接人,便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倒头便睡。

 

睡够了才有精神应付喻文州那张要命的笑脸。

 

 

 

 

 

可能是他太高估自己的生物钟了,第二天睡起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茶时分,周泽楷看到时间还以为自己没睡醒。再确认一遍后青年半秒都不迟疑地从床上翻了起来,胡乱收拾了下衣服和枪塞在行李箱里,扯了两件便服换上后到厨房拿了两片面包叼着就冲出了门,在五分钟内坐到了驾驶座上。

 

后果就是不得不连夜驾车,好在他也不困,索性开了车灯在黑夜里顺着光前行,后半夜的时候下了些小雨,等他快到目的地时才渐渐停下来。

 

周泽楷没打算开着车到处跑,天边才远远地涂了一笔浅淡的橘黄色,昏暗不清的夜依旧占据主场,而且他对这片不太熟,一个不小心走远了容易回不到大道上。

 

不过周队长也不是个喜欢呆在原地陷入被动的人,索性熄了火停车,缠了了条围巾下车去,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往战争区里面走。建筑物耸立在身侧无一例外的都成了黑色的幕布陪衬,说不出的压抑。

 

 

 

他在一所类似教堂的建筑物前找到了自己要接的人。喻文州坐在那片大概是白色的瓷实台阶上,身后是坍圮的凌乱废墟,余了几根古希腊式的柱子和半壁拱门直愣愣地矗在那里。他就坐在柱脚下,两条修长的腿交叉着叠起,与边上围着的一群小孩子说着什么。

 

这里的孩子大概都是孤儿,就算不是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周泽楷看见不远的地方还有暂住军队的士兵站在车边抱着枪聊天打诨。他往人那里走近了些,喻文州穿着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裤,和平日的风格截然不同,不过看上去挺合适的。

 

他正在和一个小姑娘说话,大概七八岁的年纪,穿着很常见的连衣长裙,手里还拿着花环一类的东西。周泽楷凭着良好的视力分辨出卷发的颜色应该是深金。他移了移目光,被对方嘴角的那个笑容弄得微微有些怔。

 

出乎意料的干净温和,不设防备。

 

如果喻文州真是这个样子的人就好了。周泽楷花了一秒来感到可惜。

 

 

 

 

喻文州听见了有脚步声走近,不动声色地用眼尾的余光瞥了一眼,很容易的就分辨出了来人的身份,便低低的笑了声,意味不明。他摸了摸那个小姑娘的头顶,语气平静地问着些什么,周泽楷走近后注意力在小孩子额角的伤口上停顿了会儿,回过神来只听见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there no need to cry.It’s a better place in your heart.”喻文州说这句话的时候右手牵着那只小小的手放在她左胸口,轮回的Leader突然无端地想笑,他这平日那么冷血果断的一个人,拿枪对着他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对着小孩儿居然好脾气的像个老师。几个意思?

 

感觉似乎抓到了什么把柄,周泽楷的嘴角不掩饰地上扬,表情说不出是什么意味。

 

 

喻文州感到身侧的阴影覆压上来,仰起脸也不避讳地对人笑笑,可能还没来得及调整回平时的样子——这次笑的倒是没那么针对性,看起来舒服多了。

 

那人撑着膝盖站起来,抚掉衣角的灰。

 

“久等了,走吧。”

眼里的光严密谨慎滴水不漏。

 

周泽楷蹙了下眉,直觉地不喜欢,有些可惜刚刚转瞬而逝的“温和”的喻文州,最后却也只是点了下头转身带着人往停车的地方走。迈了两步后空了一只手出来拉了拉有些紧的围巾,给自己一丝呼气的空隙。喻文州跟在他身后几步的地方,两人的影子被为数不多的完好路灯洒下的雪白灯光拉得很长,又边缘毛糙的颇为模糊,怪生突兀地刺在水泥废墟的剪影里。

 

一直到上了车两人之间的谈话也仅限于这次任务的相关安排,之外任何一个多余的字都未曾提起。周泽楷的性子本就沉静少言,对着喻文州还习惯性的多几分提防,连半个字都不想多说;而喻文州——他不知道在考虑什么,似乎没有闲聊的兴致。

 

 

喻文州坐在副驾驶座上,等车启动时才抬头,目光下意识地看扫过后视镜,表情定格在那个瞬间,突得一把握住周泽楷的手腕,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停车。”

 

后者刚打算提速,听见后条件反射地踩上刹车,差点儿把自己甩出去,狼狈中才想起自己没必要他的话。不过对方没在意这点,自顾自的解开安全带拉开门就跳了出去,惹得周泽楷一瞬间升起了干脆把他扔在这儿算了的念头。

 

轮回的队长将车再度停在路边,跟着下了车...然后看着眼前的一幕流露出些许愕然地的神色。

 

那个孩子直直的跑过来,眼里有光,裙角带风。

 

小姑娘因为跑得太急而摔了一跤,头发乱蓬蓬地散成一团。喻文州在她面前蹲下来,她便将紧攥在手中的一捧野花都塞给他,眼睛亮晶晶的。

 

“I believe you can heal the world. Best wishes to you.”

 

 

 

周泽楷在远处低笑了一声,怎么可能。

 

他跟喻文州打过的交道其实也就那两次,却也足以见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再说没有点手段,怎么可能当上精锐部队的Leader呢。只因为一个表象就放心大胆地去下判断,大概是独属于孩子的特权。

 

...或许也挺好的。反正不会再见第二次了,周泽楷将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倚着车想。

 

之后小姑娘对着面容温和的年轻男子摆摆手,又跑回去了,他才走近些站在人身侧的位置,因为喻文州一直毫无动作...应该是目送那个孩子走远。轮回队长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这么一折腾,天已经快亮了。

 

他要站到什么时候。周泽楷的耐心缓缓减少,考虑着要不要提醒对方回神,却又不想开口,好在良久后视线里的人终于有所动作。

 

 

 

“It’s a daydream.”喻文州说这句话时目光望着很远的地方,似乎是在注视地平线,又好像是在出神。他声音很轻,被风一吹就了无踪迹。周泽楷分不清他是不是在笑那句话的天真,或者可能只是自言自语。他抬头去看的时候只看见对方侧脸的曲线被模糊在逐渐明亮起来的天光里。

 

说完这句话后蓝雨的Leader对着他笑了笑说抱歉,耽误行程了,走吧。周泽楷嗯了声回应,心里的不满似乎消了点儿。往机场走途中他瞥了眼副驾驶座,结果看见喻文州合了眼睛歪头靠在窗上小憩,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对这个人的感情杂乱如麻。他固执的加在喻文州身上偏见有些动摇——不过稍纵即逝。

 

周泽楷收回目光,顺手调低了音响的声音,换了首比较舒缓的曲子。而后直直注视着前方的路,清晨的公路两侧寂静荒凉,所谓的平凡之路直插云霄,如同天堑。

 

给人一种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的错觉。

 

-TBC-

评论 ( 6 )
热度 ( 34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