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索灭]错误。

刀片梗。

索克萨尔x灭神的诅咒。

 

索克萨尔在遇见灭神不久后带着夜雨回家吃饭,虽是有些担心依着灭神的性子不跟他打一声招呼就带生人出现在他面前,对方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但他看见小孩子只是蹙紧了眉头露出一副疏离淡漠表情,舒了口气也没想太多。

 

当吃饭时夜雨从嘴里吐出一片薄薄的银色刀片时索克萨尔是真真正正地被惊到了,彼时的夜雨唇上满是鲜血,舌头上有一道伤口。

 

不深,但也耽误不得。索克萨尔当即披上外袍带着人去找石不转,在心里叹口气想着这下大概能消停一个周了。

 

坐在沙发上翻书的灭神站起来,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打算跟着对方出门,却被人毫不犹豫地关在门后。索克萨尔大概是真生气了,兴许是怕他自作主张跟出去,挥手给房间覆上一个法阵,离开时声音里的温度都消融不见:

 

“——你在家反省。”

 

 

 

灭神还是第一次这么被他对待,伸手搭上门感受着法阵中魔力的流动趋向,抬起眼后眼角眉梢都吊了几分薄怒。他那时候大概只有十岁左右的样子——仅限于看起来,不过倒是确实破不了索克萨尔的法术。

 

他有些烦躁,走到书房挑了本书打算来平复一下心情。出来时却一不小心将门边木架上的花瓶扫下来,摔了个粉碎。灭神也没有打扫的打算...或者说他没有再砸一个出气的打算就很值得庆幸了。

 

索克萨尔过了没多久就回来了,灭神窝在沙发的角落翻书,听见响动语气平静地说回来了......吗,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对方却充耳未闻地径直走向了书房,似是没看见他一样。

 

他便咬住最后一个字的尾音吞下,放下书起身跟着走到书房,却发现门上了锁。

 

如果说本来灭神还有点不安的话,这下是彻底恼了。

 

 

 

说实话他并不讨厌夜雨,所有东西在他眼里都分成活物和死物,有价值的和无用的,也就不会在看人的时候带上感情色彩。

 

他只是非常不喜欢那个比自己大少许的,明亮如太阳一样的剑客离索克萨尔太近。非常不喜欢。

 

术士不适合暖色。他当时应该是这么想的,或许也有些嫌他太吵的缘故在里面。

 

到底怪谁。

 

 

灭神沉下表情来,从嘴角沁出声低笑,转身便走。估计是没来得及看路,他大概也忘了自己刚刚在这儿砸了个花瓶,白花花的瓷片还散在地上。

 

他就那么赤着脚踩了上去,尖锐的瓷片毫无悬念地刺进脚底,当下就重心不稳噗通一声摔跪在地上。

 
.....见鬼,这下膝盖也难免于难了。嘶地吸了口凉气,灭神咬着牙这么想。



他瞥了眼伤口,不浅,已经开始泊泊地往外涌血了,染在他偏白的皮肤上显得特别鲜艳。

灭神的诅咒嗤笑一声,像右后方勾起小腿,绷紧脚尖直接就用手指将瓷片夹了出来,下唇被咬的发白。

他可以漠视疼痛,却不代表那并不疼。

灭神之后就抱膝坐在墙边,也不想动,嫌疼。却也没去处理伤口,任由血肆意地流——反正过会儿就自己停了,他自愈能力还不错。

稍等几分钟以后,书房的门被打开了,索克萨尔从里面出来,却是没看他一眼,去了客厅。乒乒乓乓不知做什么,鼓捣了好一会儿才又走回来,先把地上的瓷片打扫了,然后才蹲在灭神面前,平静地跟人对视。



小孩子把半张脸都埋在胳膊间,就露一双碧绿的眸子,里面的情绪不加掩饰,恼怒,冷淡,拒不接近,或许还带了点儿委屈。

 

术士终是叹了口气,一手环上人后背,一手穿过人膝下,微微用力把他横抱了起来,看见灭神还滴着血的伤口后几不可见地蹙起眉梢。后者垂下眼帘抓住他的袍子,偏过头把脸埋在索克萨尔怀里,不声不响。他在心里低低笑起来,面上却毫无波澜,和刚刚没有分别。

 

被人放在了沙发上,灭神抬头瞥了一眼摆满了各色药水的瓶子,心下了然。他看着人转过身去调药水,到底还是没忍住开口问:“他...你带回来的那个人,是谁。”

 

索克萨尔的动作顿了一瞬,再想起刚刚的事情,没忍住弯了弯唇角。那个时候的夜雨也没多大,突然有种像小孩子争宠一样的感觉,还真是...有点可爱,术士自己也没察觉,笑容里稍带些上了玩味和难以察觉的纵容。

 

不过这一笑在灭神眼里可就变了味道,大概是觉得对方想起夜雨就很高兴,当即沉下脸色起身就要走。结果被对方一把抓住手腕,眉间微蹙:“别闹,先上药。”

 

灭神的诅咒甩开手冷冷一笑,碧眸高傲语气不善:“我不,你放开。”

 

索克萨尔笑吟吟地放下手里东西,表情温和:“我不。”

 

 

灭神被他用自己的话堵了个正着,一时气结,转身挥手捻出黑雾萦绕指尖,却被人环住腰抱起来,措手不及以至于雾气在顷刻间就消了个干净。术士将小孩子抱起坐在沙发上,俯下身子在他眉间吻了吻,感受到人很明显地僵了一瞬,便趁着这个空隙蹲下捉住他的小腿:“别动。”

 

回过神来后小孩子低头看着握住自己脚腕往伤口上涂药水的人,对方手心的温度相对于自己而言有些发烫,沉下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挺久以后索克萨尔又给他缠了一圈纱布,这才放下东西起身拥住他,将灭神的碎发挽到耳后,声音比一开始的时候听起来缓和了点:“以后别做这种事了。”

 

后者扬了扬一边眉梢,说了句你真事儿多。

顿了半秒,才嗯了一声。

 

声音很低。不过索克萨尔稍稍弯起了眼角。

 

 

#后续是走不了路以至于出个门都得Master抱着#

#呵。#

 

 

评论 ( 8 )
热度 ( 13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