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人生无能为力的十件事。

灭神的诅咒中心。

私设。

 

1.倒向你的墙
他一直不喜欢日光,温暖的刺眼,又陌生,但却不是很清楚为什么。

直到有一日执行任务时冰雨被抓走,他在夜里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那间布满咒阵的地牢门前时,才想起来一个被他遗忘了很久的秘密。

他以前也被人在这样的地下关了五年,阴暗如长夜。逃出来的那天日光刺伤了他的双眼,痛的几乎流泪。



2.离你而去的人
千机跟着君莫笑又一次离去后,他突然有点想念那白中点染了几缕红色的辫子。

可惜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看见那家伙走路时故意将它甩起来了。

他从蓝溪阁最高处的房间望出去,突然嗤笑一声。

这都多少年了?
痴人说梦。



3.流逝的时间

灭神一直以为精灵的生命应该和他不相上下,直到有次索克萨尔不小心被箭射中了肩膀后吟咏的时间明显加长,中途还被打断了一次。

 

他有点儿不可置信。

 

回去以后他突然想起来挺久以前这人跟自己说过一句话,说或许有一天就醒不了了吧,灭神当时还嘲讽他说你睡死过去我就再找个新主人。其实吧,他很难分辨出时间在索克萨尔身上留下的痕迹,甚至连头发的颜色都不会改变。

 

他沉默着在睡着的人眉间留下一个轻吻,目光暗沉。

 

 

 

4.无法选择的出身。

严格来说他不是人。

他是银武,Silver——总是要染血的,而且恰巧灭神还不属于温和无害的那一类,锋锐和危险与生俱来。

 

所以理所应当的,superbia,incomprehensible,lie,valuable,enmity and Ragnarok.

 

天生的傲慢, 不可理喻,欺骗和谎言,无价之物,无休止的敌意。

以及和他名字一样的,诸神之黄昏。

 

 

 

5.莫名其妙的孤独

他发现自己最近憎恶总是坐在沙发的角落看书,虽然原来这样算是他的习惯。

 

很困,嗜睡,不想动,心口莫名其妙堵得慌,烦躁。

 

还冷。灭神卷着毯子缩了缩肩膀。

果然他还是非常的不喜欢冬天。

 

大概是冬季倦怠,他这么想。

 

 

 

6.无可奈何的遗忘

不知第几年开春的时候他跟着索克萨尔出去办事情,路上看见了沐雨橙风和吞日,大概算是他前辈的女子笑着对灭神点点头伸手揉了揉他头发。

 

他蹙眉,不过也懒得躲开。就在自己考虑这女的有完没完的间隙他听见那个很干净的声音提了个名字,千机。

 

然后就突然笑了出来,把索克萨尔都惊了一下。

 

其实灭神挺无奈地,他只是发现那人的面容在印象里已经模糊了,就剩一抹白和红。

 

 

 

7.永远的过去

冰雨为了护好夜雨从悬崖上摔下去了,下落不明。

 

剑客在一旁撑着脸沉默,索克萨尔出门了,不在。灭神则完成了审讯工作走出来,坐在高脚凳上百无聊赖地拆解九连环,皮手套有点儿碍事。第三遍将最后一个环扣回去的时候他感到了无聊,随手一扔,金属圈摔在桌子上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他撑着头靠在墙上,看着略长的指甲出神。

 

原来已经成年好久了啊,他还记得原来跟冰雨打架时那人折断了他指甲,结果弄的灭神半个月里右手都不能用,那人比他还紧张,自此以后追着他每周剪一次指甲。

 

这次不会有神经病在他问话时冲进审讯室来了。

 

 

 

8.别人的嘲笑

"你还真的会有在意的人?"

他记得今天在酒馆碰见的碎霜这么问他,缘由是什么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灭神不记得了。

 

当时他只嘲笑了一声让她回家先跟她姐姐学着丰个胸,别顶着小女孩的身板来这种地方晃,小心被当成未成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

毕竟本身就毫无感情。

 

 

 

9.不可救药的喜欢

喜欢是一个人的独角戏。

恰巧他善于伪装。

 

 

10.无可避免的死亡

从战场上回来时他只能扶着墙走路,冰雨不在,前线少了第一近战高手他只能调整部署,迫不得已还得自己上。猎猎风沙吹得他眼疼。

 

灭神堪称暴躁地摔了门把自己关在屋里,洗了个澡后就躺在床上。

做了个梦。

 

他还是幼年时的样子,站在深渊边上,无数的飞鸟和蝙蝠从里面飞出来,带过的风灌满他的长袍。灭神闭着眼睛张开手臂,向前踏了一步,坠入无尽深渊。

 

只觉得困,然后是无尽的黑暗。

 

End.

 

.....好像玩脱了。

成了意识流。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