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星火、烟花与章鱼烧。

每日关键字。(是个群作业








鹤三日鹤无差短打。




主上在夏日中时耐不住短刀们的要求,被磨了几天后,女子终是摸了摸鼻尖有些无奈地应下了参加夏日祭的事情,考虑再三后干脆一挥手带着整个本丸出了门——除了自己不愿出去的个别几位,譬如说觉得对着夜庭邀饮更有意思的莺丸。


鹤丸自然是跟着去了的,他本就爱好热闹,只不过由于半途因为在摊位前停留过久而被人流和同伴们冲散了,倒也是很没办法。身上既没有钱财,也辨不得大多数莫名其妙的货品,鹤丸国永摸了摸鼻尖,看了一眼别在腰间的烟火棒——“走散了的话记得去山顶放烟火喔”。


嘛,主上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他在捞金鱼的地方看了会儿,又在卖面具的小摊前停留了一会,逛够了后才遛到山顶,却是没打算直接放烟火。


鹤丸折了根草叼在嘴里,干脆在柔软的草面上躺了下来,仰着脸有一搭没一搭地数夜空中并不那么清晰的星星,微弱的银白色光辉嵌在天幕间,浩渺高远,如有神居于其后。


稍微有点无聊啊。






正这么想着,便被一张看不出容颜的白面朱红勾眼的狐狸面具遮了视线,他挑了挑眉,想也不想的伸手去揭。


那人直起身避了开来,坐在他身边捏住面具一抬,露出了脸。鹤丸一笑,似是早有预料。


“——还真是你啊,可别是迷路到了这里来吧?那我可就要道一声缘分了。”




三日月闻言轻笑起来,将面具拨到脸侧低头看着他,道若是这种程度都寻不得路,也太瞧得起他了。


鹤丸张了张口刚想说什么,便被个滚烫的圆形物体堵了嘴,惊得他猛然翻起来一手护着嘴一手扇着风,张开了嘴呼气又吸气,整个人陷入了一团混乱的状况,终是好不容易地吞了下去,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往旁边看去。


罪魁祸首正端着盒淋满了酱汁的章鱼烧,上面还撒了些许奶白色的鱿鱼丝做点缀,而三日月正拿竹签挑起一个,神情自若地往嘴里送。


估计是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要人命的事情。鹤丸国永在心里摇了摇头,有点想翻白眼,再看过去时只顾得上赶忙一撑地面倾身凑过去用手去接那几乎要滴下来的千岛酱。


他收回手来,拇指和食指在唇上接次一抹,用舌尖舔掉了酸口的酱汁,抬眼时三日月正凝视着他不知在想些什么。








山脚下有人群在放烟花,绀蓝、萤绿、朱红和澄黄在天空中依次绽开成形,和繁星的光芒融在一处炸成细碎的星火,落尘如雨。


鹤丸双手撑在地面上仰着脸看花火,喃喃地感叹道。


——今夜月色正美啊。








三日月转过目光,若有所思地看了他片刻,声音的尾调扬起个弧度,带着浅薄的笑意。

满月时分只怕是更好看罢。

鹤丸歪过头眨了眨眼,忽地撑身起来,侧脸融在一片烟火绚丽中启唇,一开一合,听不太清声音。


什么?


对方忽地笑开,眼角眉梢舒展开,弯成月弓的形状。


鹤丸凑了上去,轻轻在他的嘴角落了个吻。












我是说啊-你这里沾到东西了。








End.


※今夜月色真美=我爱你。



评论
热度 ( 36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