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长兄松】 笑って 笑って。

-24话衍生。

-毫无责任强行掰剧情。

-没很多恋爱因素,大概是彼此感情心知肚明的设定。

-用烂了的旧梗,但我就是想写。

-一定要配合BGM看完。

BGM: 笑って笑って 



 

“——我回来了。”

“——喔,回来了啊。”


那是松野空松离家一年多以后第一次回来时,坐在地上翘着腿吃苹果的松野小松说的话。


跟国中放学回家时翘课的长男迎接弟弟们时一样,跟之前他出门奔赴所谓“命运的邂逅”结果打着喷嚏回来时一样,连个语气词都没改。

 

他把包放下,换上原来的卫衣,在对方旁边坐下后伸手去拿盘子里切好的苹果,结果被嗖的一下抽走了整个盘子。松野小松看着手里的杂志,漫不经心地拿起最后一块苹果塞进嘴里,自始至终没抬过头看他一眼。

 

有那么一个瞬间空松以为他是在生气的,生他的气,生大家的气。可能是因为他在那个一切开始崩裂的晚上揍在小松脸上的那一拳,也可能是因为这么久都没回来过一趟,或者是什么别的。


松野空松想了很多很多种可能,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的想象力和记忆力都这么优秀,然后在他走神的这个空闲里,松野小松站起身来,把杂志扔到他脸上,揉了揉肩膀。

 

“发什么傻啊?爸妈不在家——不过话说回来,难得回来一趟,夜宵难道还不打算请哥哥我吃点什么好的吗?”


空松揉着脸抬起头来,他的长兄站在门边,一脸理所当然的开了口,那个笑有点狡黠,像某种动物...或许狐狸?他不是很确定。




“啊,那是当然的,想吃什么尽管选吧,小松。”



他们之后去了一家刺身店,除了招牌的刺身拼盘外还要了寿司和炒饭,小松倒是确实没一点跟他客气的意思,全都挑着贵的点,大概是很少逮到这样的机会。


空松要了白开水,他要了烧酒,两个人一边转着酒杯一边百无聊赖地聊些琐碎的事情。这个时候空松才得知,一松回来过两次,十四松回来过一次,其他两人竟然是一次都没回来过。


大概都是差不多的理由,新就任的话工作实在太忙,需要适应的事情,需要打点的人际关系,时常会有的加班和需要重做的报告报表,一个不小心就忙忘了时间,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都过了一年多了。


但是小松仍旧没有离开家。

 

空松想不出来这一年他是怎么过的,他们的大哥是最怕寂寞的那个,这不是什么秘密。然而在大家都离开的这一年里,他是怎么过的,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去澡堂?一个人守着一张桌子吃饭?一个人看漫画打小钢珠赌马?他想了半天也想象不出那是种什么画面,也不想知道。

 

松野空松觉得想象一下都觉得安静的可怕,他是在过去最常把寂静与孤独挂在嘴边的人,当然知道安静会带来什么。


他突然有一点不敢看坐在对面的松野小松的脸,而对方却好像喝多了一样,趴在桌上嘻嘻哈哈地又喝了口酒,说着些什么“空松你真的是有钱了诶再要一瓶嘛”的话。不过他清楚小松的酒量,那家伙大概只是装的而已。


果不其然,寿司上来的时候松野小松一轱辘就爬了起来就去抓,穿着红色卫衣的长男倚在靠背上,胳膊肘搭在旁边的凳子背上,嚼着米饭和生鱼片开了口,声音漫不经心的,内容却把毫无防备的松野空松吓得一激灵。


“真好啊,你们都长成出色的大人了啊,你们这群白痴人渣的过去式居然也能变成这种样子啊。”


小松闭上眼睛很夸张地伸了个懒腰,附带一声悠长而惬意的呼气声。


“——那么,哥哥我也是时候从家里蹲毕业了吧。”

 


 

松野空松愣了一会儿,可能是几秒钟,也可能是几分钟。不过他回过神的时候,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寿司和刺身都剩了一大半,酒却喝了个干干净净。他四下环顾了一圈,慢吞吞地开始运转迟钝的大脑。


他在那里坐了两分钟,猛地站起来,在桌上拍了两张纸钞,连零都顾不得找就冲了出去。

 

松野小松从那家店里出来,从旁边的小卖店里买了罐啤酒,一边走一边喝,然后把空罐子扔进垃圾桶,摸出烟来点上继续往家的方向走。他走过了一条街,却还没等到空松追过来,小松有点纳闷,但是又懒得回去看,在心底打趣着那家伙真是越活越笨蛋这样的话,拐过了第二条街的街口。

 

他走过第三个路灯的时候,身后终于如愿地响起了脚步声,还有由远及近,逐渐清晰起来的呼喊声。

 


“——!”

“...小松!”

“小松!!!”


松野空松奔过深夜空旷无人的街道,他踩过还残留着积雨的水洼,声音惊醒了眠者的灯。风声在耳边疾行,滑过叶间变成尖锐的呼啸。小松回过头的时候空松正好转过拐角,扶着路灯大口大口的喘气。


他来的太急切,像是赶赴一场期盼已久的朝圣。

 

他和他之间隔着半条街的距离,松野小松指间夹着的烟烧了一半,暂且没人顾得上理会它。


空松抢在他前面开了口,声音里还微微带了点喘,但是不影响小松听清楚他说了什么。他的语调和原来没什么两样,比其他兄弟们的低了几阶,沉稳而平缓,很适合做深夜电台主播的那种。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还有梦的碎片一样的东西,暖黄色的,大概是落下来的灯光。


“离开家吧。”


“我是说...我现在也找到工作了,租了公寓,搬过来吧?找轻松或者谁帮你介绍个工作,你不是也说要想办法了吗,如果你以后想搬出去也没问题,但是之在那之前..”

 


 

“——和我一起吧?”

 


 

松野小松想,那个时候他应该是有很多能说的话的。

比如说果然是大人了啊,想的真周全啊;或者是那是逗你玩的,哥哥我还想当一阵子家里蹲呢;又或者是谁要让轻松那家伙介绍工作啊,无聊耗时还没趣——不要不要...诸如此类,随便拿出来一个就能含糊过去,就能驳回松野空松那不知道一时起意还是厚积薄发的勇气。


不过他没有。


他只是伸了个懒腰,随手把烟在墙上碾灭,然后搓着露在外面、被夜风吹的冷冰冰的胳膊,颇为不正经地露齿弯眉,展颜一笑。


“行啊。”


 


 

END.

 


 

附一节歌词。

 

笑って 笑って 歩いていれば

笑吧 笑吧 只要走下去

何処かであなたが待っている

就能在某处找到你


笑って 笑って 爱を探して

笑吧 笑吧 寻找着爱

あなたのもとへ行こう

前往你身边

 


 

※以下可以不看,废话时间。

想用这个歌写东西想了好久了,最后拿长兄开刀了。(

第一次写松的相关...拿捏不准如果OOC真是太抱歉了,感谢你有勇气看完这个深夜速产,意味不明的东西。

因为知道这首歌的原因和之后想起它的时候都是很虐的东西,能用它写出甜一点的东西来真是太好了。

如果没有听BGM的话,请务必配合着再看一次,因为这点实在是很重要,所以再强调一下。

超喜欢长兄组。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