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双黑/太中太] 一醉方休. (短篇突发

BGM: Safe and sound


中原中也拉开吧台前的高脚圆凳坐下,大衣折了两折搭在手臂上,和往常一样点了一杯威士忌。节奏舒缓的蓝调慢摇萦绕周身,混着夜里迷乱的灯光落在他的杯中,映的酒液明黄通透,有位漂亮的女士问他能不能坐在旁边,中也没出声,点了点头后把杯中的酒一干而尽。

他来这里之前发了条短信给太宰治,然后手机关了机扔在口袋里再没动过。中也的旧搭档很少接他的电话,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自己其实很清楚。

不如说中原中也了解太宰治,比了解他自己更了解。太宰清楚他每一个攻击时的呼吸,中也也知道那个家伙每一次微笑意味着什么。令人不快的默契与心有灵犀,其实他们两个谁都不想要,却谁也挣不开。

他想到这里觉得可笑,又有一种不愉快的恶心感涌上来,中也突然就想起来很久以前他和太宰出了个很棘手的任务,三天两夜没合眼,回来的时候两个人扔了报告回公寓,太宰治躺在副驾驶座上,中也懒得送他回去,他也懒得下车自己上楼开门热水洗澡睡觉,结果两个人就你挂在我身上我拽着你领带的回了中原中也的公寓。进了门双双栽在沙发里,然后又太宰治快他一步爬起来,钻进厨房拿出中也想拿的啤酒,凉冰冰的,贴在了中也脸上。露在绷带外面的食指顶好看,叫他一时生不起气来。

旁边女子柔软白皙的手指出现在眼前,捏了一杯长岛冰茶对着他眨眼,浅棕色的人畜无害,中也稍微有点醉,却也能分得清那里面分了层的单纯、期待、不染血腥的幼稚和掩藏的很好的另有所图。他续了一杯威士忌,用杯缘轻轻地和她干了个杯,仍然是一口气喝干。


要说中原中也喜不喜欢太宰治,他自己也说不出来。但是要说讨厌吗,他绝对会给个干净利落的回答说当然。他就是那么讨厌一个人,怎么会有人想自杀呢?中也能模糊的猜到一点,却不想深思,因为他很知道太宰治,让人又爱又恨的一个、长了副好皮相的那么个家伙。

聪明的人大多早夭,中也对此嗤之以鼻,要那样太宰治早死在娘胎里了。他喝下了第三杯酒,微辣的口感滚过味蕾,吞咽的时候喉结随着上下滑动。中也稍稍闭了下眼,旋转着游走在整个酒吧内的彩色灯光晃的他有些眼花。

这一闭眼他又想起来了刚刚觉得很烦的事情,之前有几年他们两个算那种情人关系,然后在太宰收拾收拾走人后不了了之。中原中也一直就纳闷,太宰治到底有没有是对什么上过心的呢,说他多情吧,跟他谈过恋爱上过床殉了情的女人说夸张点够从横滨码头排到市中心,但是这个情也就一张纸的分量,说的情深意切点中原中也可能顶个小薄本,最多这样了。说他无情吧,中原中也到现在都不知道太宰治究竟是一心热爱死亡,还是抛弃了这个世界。

什么活的无聊,他想起来小的时候当着太宰的面吃掉红叶喂过来的凉糕时的场景,那家伙趴在红叶腿上嚷嚷着,结果却最后换来了芊芊玉指点着额头把他推开的待遇,气的用眼睛冷冷地瞪中也。

活该。中原中也笑着骂了一句,弹弹空了的酒杯示意调酒师续杯,看也没多看旁边的女子一眼,他还在兀自思考那些久远到发了酵的旧事。


中原中也猜今天太宰治也不会来。太宰离开黑手党之后中也去了欧洲,呆了一年半载的才回来,他回来就碰上芥川把太宰抓回来,在地牢里闹了好一出最后又恼又气地把太宰治在心里杀了八百遍。当天晚上他坐在这个位置给太宰治发短信,叫他过来喝酒,那是太宰离开黑手党后中也第一次叫他过来。然后他前搭档就来了,坐在那里看着中原中也喝了一晚上,谁都没说话,然后在中也喝到第八杯的时候太宰治拿走了酒杯往旁边一放,结了账就起身走了。

在那以后中原中也每次都喝到第八杯就停,再也没出过因为酒品而惹下的笑话,而太宰治也再也没来看他喝过酒,他则在在给太宰治发了短信的情况下从不结账。有些事情他们都心照不宣,就跟中也使用「污浊」的时候一样,因为命捏在太宰手里他就不用了吗?因为中也狼狈的样子很有趣就不阻止了吗?别开玩笑了,再怎么被称为黑手党最凶恶二人组,本质上也还是个人的。

旁边的女子终于是起身离开了,中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把那杯长岛冰茶记在他的账上。酒吧里听腻的曲子终于换了一首,略带了点沙哑的女低音,空灵又缥缈,却还是没阻止住中原中也昏昏欲睡的趋势。

他这次多要了两块冰,摇晃着三角杯,冰与水的撞击清脆干净。


其实中原中也脾气算不得一点就爆,也就对着太宰治是个特例,下面对他的评价都是强大,冷静,干脆果断,当然还有酒品不行。能做到干部的人不会是只知道头脑发热见了敌人就往上冲的新手,他也就跟太宰治做搭档时没必要多动脑子。中也觉得那天晚上太宰治一口酒没喝本来是想跟他说点什么的,但他当时没心思听,留个念?告别?他俩早过了多情不舍还有着搭档爱的年纪了,碰见时没照着对方脸上打就是奇迹了。

然而中也还是忍不住想起很久以前那个晚上,他从暴走里恢复意识,躺在地上感觉浑身上下哪儿都酸痛,跟要散了架一样难受。太宰治躺在他边上,也是累的跟要死了似的,结果一偏头跟他说了句中也你看,今天月亮好圆啊,他骂了句你什么毛病,然后就听见太宰在那儿笑。说中也还真是没情趣,既没情趣还没本事,连自己的异能都控制不好,怪不得非得逼我跟你搭档。

中也漫不经心地嚼碎了冰块吞下去,停都没停的把续上的酒灌了下去。有快一半从他的嘴角漏下来,沿着脖颈的曲线滑落到锁骨窝里,明黄色的一点点,晃着晃着全撒到了中原中也的衬衫上。他有点好奇哪天他要是不再来这喝酒了,或者说不再给太宰治发短信了,那家伙会怎么想。

他后来到现在就没了固定搭档,偶尔出个双人任务也是听首领安排,一方面是中也已经可以一个人解决所有派给他的任务,一方面是他说他可不想再要个人来恶心自己,没了太宰治就没了吧。红叶听了笑着掩了嘴,说道你莫不是除了太宰别人都看不上眼?想想好像也真是这个道理。

宁缺毋滥,不过也不是非他不可。


总会有等不了的一天的,哪方面都是,在一棵树上吊死这种事情中原中也干不出来。杯子里的酒又见了底,中也记不清这是第几杯了,有点困倦地坐在那里双手拢着酒杯,眨了下眼。外套从胳膊上滑下去在地上堆成一摊,歌声和灯光被他眉骨处的阴影分割开来,在身后喧嚣离散,光怪陆离。

他又喝了一杯酒。



END.

From.鹤汀

评论 ( 6 )
热度 ( 111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