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全员/双黑】一心不乱 No.7

上一章

注意事项请看第一章前言。争取日更。

by.鹤汀


Chapter 7.

询问进行得异常顺利,中岛敦觉得可能是因为身后的芥川面色不善的缘故,不过也多亏了这点,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基本问清楚了调查对象的特征和出现时间。他满心都是可以早点回去的欣喜,一边收起用来记录的本子一边对那几个地痞点了点头,敦笑的和善亲切,但是对方还是一脸惊惧地点点头催促他赶紧离开。

他有点摸不着头脑,芥川刚刚叫他去询问的时候嘱咐了不准回头,于是敦自始至终没看到他的表情,不过应该也没至于吓人到这种程度啊。

芥川龙之介在敦转身的三秒前收回了身后的罗生门,眼睫毛都没有多颤一下。他偏过头去看对方递过来的记录,拿在手里翻看的同时淡淡地点了点头,最后语气平静地开口,只说了一句你这个字是小学生写的吧。中岛敦闻言又气又恼,刚刚冒出来的好感泡泡全都啵地一声破了个粉碎,竖起眉毛来,拉着下眼皮对着他呸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心虚怕被收拾,转身就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芥川把这反应划在了挑衅的范围内,却也没管。他刻意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翻看着手里的笔记本,喃喃念了个名字。等中岛敦转弯进入另一条窄巷后他才掩着嘴咳了两声,先是将资料收起,然后用蹭过唇面那只手打了个很轻的响指。

黑兽从他的身后异常安静地奔出,动作轻柔地撕破目标的咽喉。


“我说中也,就这么进去吗?”

“不然呢?”

“邀请上明明说的是下午茶吧,你这一身黑,说不定会因为太扫兴而被赶出来的。”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在个地方等了十分钟了,类似的对话进行了十几个回合,不过最后还是没动手——不是因为别的理由,而是因为在中也忍不了想动手之前,他俩面前那扇足有三人高的雕花铁门缓缓向内打开了。

为他们打开门的侍从站在右前方,他长了张女人脸,身上的燕尾服花纹繁复精致,晃得人眼昏花。他鞠了个躬,然后对着他们两个伸出了手。太宰治把那封请帖递给他,中原跟在他身后,下意识地皱了皱眉。那个男人看完请帖后示意太宰治稍等,转而对中原中也比了个请的手势,后者对着太宰挑了挑眉,连句话也没交代,便压了压帽子跟上了领路人。

他们来的地方从外面看是个很大的花园,中间有一座彩绘玻璃窗的巴洛克式的双层建筑,虽然这种设计看起来复杂,但是门窗位置和布局的设计都大同小异。中也之前在欧洲的时候这种地方去的不少,所以当那位侍从带着他从西边的小路径直穿过的时候,中也脚步未停,阴影中的眼睛眯成线细的一条。

“喂、我说,你也差不多该自报家门了吧。”

对方终于停下来的时候中原相当不耐烦地开了口。在早就清楚对方来意不简单的情况下走了这么久已经是他为了收集情报而忍耐的结果了,而且这里的花香...大概是蔷薇的,呛得中原想咳嗽。前面的人闻言回过头来,看向他的眼神不像是隔着十步,反而像隔了一个世纪,那个男人看他的方式也不像是人看人,烟灰色的眼睛里有种雾似的东西在晃动。

微微摆动着的花海静止了一个瞬间,下一秒,风改变了方向,逆行呼号。

那个侍从月白色的长发忽的散开,毫无征兆地迅速长成拖曳在地的长度,从发丝间隐约能看到被遮盖的地面上出现了一扇逐渐变大的门。中也还没来得及跳起,那扇门已经铺到了他脚下,忽地把他吞了进去。

透明的风暴卷席了整个空间,视野里全是一片闪烁交错的彩色光点。中原中也落下来以后便站在原地,没有行动。等眼前的光斑渐渐消失,周身的场景已经全部更换,常春藤和绿萝织成的高墙夹在两侧平行延伸,组成无数的十字路口和道路,曲折不知出口。他看了一圈,自己站在一个十字路口的正中心,那位异能者站在不远处的一个藤蔓长成的路灯上,灯泡上的数字是一个金色的60。他对着中也鞠了个躬,长发在脑后编成一股,眼睛已经变成了碧绿,有一只红翅的啄木鸟站在他的肩上。

“欢迎来到秘密花园,Sir.我是这里的园丁——弗朗西斯·霍奇森·伯内特。”

“那么接下来就是迷宫的时间了,请容我介绍游戏规则。”


“下午的三时一刻,找一个迷路的旅行者,让啄木鸟领着他,走满五十步,左转。再走满一百步,右转。就这样,每次增加五十步,每次转的方向都要相反。然后走满一千步的时候直走,遇到河流、荆棘或者别的什么障碍物都要让他自己想办法过去,不能绕远,不能改道。在看到门的时候让啄木鸟落到旅行者的左肩,答对它的问题——这样便能离开弗朗西斯的秘密花园,或者换个说法,我们称之为Ivy Labyrinth(常春藤之囚)。”

“是个很可爱的游戏,只不过如果一个小时内做不完这些的话,就要被变成那花园里的其中一朵了。不妨猜猜你的伙伴会是什么...郁金香?我想弗朗西斯想要一朵蓝蔷薇。”

阿加莎推开二楼的阳台门,对着底下的来宾微微一笑。

“如果只能从花朵里选的话,哪种都不合适啊。中也和花一点都不配。”太宰治伸了个懒腰,口吻听起来在无可奈何里掺了一点惋惜。

“所以还是希望园丁开恩,别让他糟蹋花园了吧。”

“阁下这话倒是十分自信。”

“嗯?开玩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单纯的觉得变成草会比较好,或者说瓢虫会更合适一点。另外,那位小矮人可不是我的伙伴哦。”

阿加莎说完后保持着那个笑容转身回了茶室,坐在桌边后拍了拍手,侍从轻步上前,弯腰俯首等待指示:“将客人带上来,以及两壶锡兰红茶,和一份标准三层塔。”


太宰治跟着侍从上了二楼,进门,拉开椅子,坐下。他端起茶杯的姿势标准漂亮,虽说离正统的英国人还有些差距,不过倒也值得称赞。太宰对于阿加莎的心理活动半点兴趣也没有,不过在此时他倒是第一次觉得森鸥外原来逼他看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书有点用——但是那些作者名字很长的名著仍然毫无用处,不如拿去给敦君的桌子垫桌脚——他撕开白砂糖包的时候这么想着。

阿加莎没有开口的意思,他眨了眨眼,开口问了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嘛、或许有点唐突,不过你们的人都会说日语吗?”

“并非如此。不过如果你接下来打算说英语的话,我会感到很高兴。”

“那个还是算了,有点麻烦啊。”

“我不否认你是位有趣的人,”「钟塔侍从」的近卫骑士长放下茶杯,两只手交叠在一起放至桌上,指节搭着指节轻轻敲击手背,“不过即使不承认是伙伴,能表现得如此镇定的人也不多见。出于好心的提示-盲目自信可不是件好事情,不过也可能你真的不在意。”

“是喔,一点都不在乎。”

“...没想到真是如此,看来你今天本就打算一个人回去了。”

“那倒不是,只不过你现在应该是要同我谈判些什么的吧。”

“所以不如就用这件事情打个赌怎么样?”

太宰治单手撑着脸,眉眼稍弯,笑得亲切无害,鸢色瞳仁底部的光混在日光和砂糖香气里,难以分辨真伪。

坐在他对面的阿加莎和他对视了几秒钟,然后做了一个请说的手势。


-TBC-

注:《秘密花园》的原作者是美国女作家弗朗西丝·霍奇森·伯内特。

因为觉得中也跟女人打架太违和所以私自改了性别,特此注明。

下一章

评论
热度 ( 56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