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全员/双黑】一心不乱 No.9

注意事项请看第一章前言。争取日更。

by.鹤汀

上一章


Chapter 9.

太宰治签完那份合同后就栽在椅子里,从善如流地把后来端上来的茶点挨个尝了一遍,然后悄悄将吃了半块的泡芙扔进了桌子下面的垃圾桶。那奶油也太甜了。他中途起来过一次,打算去卫生间,却发现站在自己斜后方的那个侍从也跟着往前走了两步。

...嘛,上个厕所都要被盯着这种事情还是算了吧。

本着顶多也就是一个小时的心态,太宰治又坐回了椅子里。同时那个侍从以完全相反的步伐退回了他的身后。

他百无聊赖地把剩下的半杯茶又喝掉了二分之一,跟窝在旁边窗台边的猫睁圆眼睛对视了一会儿,最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正想打个游戏消磨时间的时候,阿加莎清了清嗓子。太宰掏耳机的动作停在那里,露出个早有预谋的笑。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担心。”

太宰治眨了眨眼,不置可否。

阿加莎摊开手,旁边的侍从立刻递了一个平板上来,屏幕上面只有个数字,36。那个数字在几秒钟后减少了一,她把页面切到同弗朗西斯那边联通的视频窗口,淡淡地说了一句毫无进展呢。太宰治很是认真地肯首示意自己听到了,然后仿佛知道阿加莎在想什么似的,弯起眼睛,说另一人的异能没有必要告诉我啦。

“这是机密吧?虽然早一点告诉我我也不介意的。”他的表情让阿加莎想起某种动物,有点像猫,但是比它要更危险。

“你的同伴,目前看起来处境很危险。不过若是你不想知道,我也没有义务多说。”

“不会的哦。”

一个毫无关联的回答。

但是阿加莎听懂了他在说什么,低低笑了一声:“身陷绝境之人的猖獗,模样还真是可悲呢。”

“有时候看起来最有力量的东西不是决定局势的关键,胜券在握的事情也不一定绝对会赢,浅显易懂的道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懂得这点的话,是不会输的。”

“要我提醒你吗?已经半个小时了。”

“啊——所以说有时候和人打交道真的很麻烦,不是都说了不会的吗?”

太宰治双臂交叠枕在脑后,腿搭在茶几上,丝毫没有被软禁的自觉。他很真实地抱怨了一句,看向阿加莎的表情像是发现一起上了小学又上了初中的同学又犯了老毛病,叹息里包含着无可奈何和被迫的习以为常。


狄更斯用红叶的眼睛观察中也观察了大概十几分钟,现在是中原中也进入真假城的第三十二分钟,他现在觉得这个人很有趣,非常。

中原虽然不知道这具体是哪一天,但是他直接该干嘛干嘛了,上黑手党报个道,被首领喊过去安排了点什么,最后依照命令来红叶这里配合她整理分部交上来的文件。他既没有怀疑四周,也没有主动去找离开的方法,这让狄更斯觉得自己有点像是在看尾崎红叶的记忆,他才是第一视角的那个家伙。好久没看见过这么冷静...或者说不怕死的家伙了。查尔斯打了个哈欠,有种看历史纪录片的无趣感,他在无法被看到的状态下打了个响指,决定稍微做点什么推波助澜。

尾崎红叶忽地垂下眼睛,睫毛不动声色地颤了颤。

狄更斯取得了中原中也记忆中的“尾崎红叶”的操控权,他打算改动一下红叶说的话,加强里面的引导性——Just a little.狄更斯快速浏览了一下接下来的记忆,简单改动了几个细节后便寄居在红叶的记忆体里看起了好戏。

“中也。”

那边的中原正被文件搞得烦躁,闻言头都不抬地应了一句怎么了啊大姐。

“听首领说,你同太宰前几日又吵了一场?”

“...是。”中也的动作顿了半秒,狄更斯的心也跟着咯噔一下。好在他只是想起来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便嘟囔着答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语气活像干什么坏事的时候被人抓了个现形的高中生。

“我本无意插手你们两个的事情,不过首领可是特意嘱咐了‘要让中也君和太宰君好好相处啊’这样的话,不然你当我哪里来的功夫管来你头上。”

“那种事情随意吧,反正我也不想跟他搭档。”

“又是老样子呢。”

“到底谁会想要个成天任务半路去跳河上吊的搭档啊?!”

中原谈到这个就生气,越说越生气,最后到了气头上干脆把手里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摔,挪近了点对着红叶就干脆翻着旧账骂了起来。狄更斯忍笑忍得辛苦,他现在的行为和“尾崎红叶”是一致的,只能端着个淡淡的笑,有一搭没一搭地照葫芦画瓢,把中也往记忆深处里套。

“我看你这话多半也不是真的吧。”

“哈?我说大姐,这玩笑的水平可不怎么样啊。”

“我还不了解你。”红叶抬起手来,以袖掩唇轻轻笑了一声,“你若是这么恨他,又怎么会和...”

“尾崎红叶”的话没能说完,因为后半秒的时候那把短刀的锋刃已经抵在了她的脖子上,中原持刀的手稳若磐石,全无颤抖。狄更斯透过载体看见过很多人的眼睛,慌乱惊惧的森绿色,咬牙切齿的暗红色,多少次来波澜不惊。然而那个青年看过来的眼神却像一柄冰锥,冷澈通透,刺破伪装缤纷的外壳精准命中他的心脏。

中原中也手腕毫不犹豫地一翻,匕首向下斜掷出去。

“总算找到了。”


“前面装得挺像,不过我觉得你大概搞错了一件事。”

中原中也把短刀从狄更斯的腿上抽出来,语气平淡。倒计时的数字在两分钟前凝固在98,后面有一个小小的秒的单位。

周边的景象撕扯摇摆,渐渐褪色淡化成透明的一片,突兀地转折成满眼翠绿。狄更斯的异能无法继续维持了,于是折纸的背面又被翻过来,呈现出真实的姿态——弗朗西斯的秘密花园。

中也根本没在意自己在哪儿,他抬起腿来旋身侧转,一记横踢,干脆利落地把狄更斯直接踹进了旁边高厚的迷宫墙壁里。他闷在嗓子里那口血还没咳出来,中原闪身上前,单手扣住他脖子,轻轻往藤蔓丛里一推,狄更斯便以一个很滑稽的姿态被嵌在了植物做的墙里。

中也虽然有不留后患的习惯,不过鉴于不是一对一,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他没打算彻底解决对方。狄更斯·查尔斯被扯着头发拎起脑袋来,看见那双冷色的瞳仁近在眼前,倒是清醒了两分。中原微微皱着眉毛,表情里是那种最普通的不愉快。

他拔出查尔斯腿上的刀,捅进对方肩膀。

“我是讨厌太宰治,但还谈不上恨。”

狄更斯抽了口冷气,眼睛里有什么亮了一下,而后又暗了下去。

一直没有出现的弗朗西斯在这个时候站在了中也面前的岔路口,对于面前场景视而不见地鞠了个躬,然后拍了拍手,绿藤编织而成的门扉在空气中突兀现形。他在狄更斯的衣服上抹了两把,蹭掉血迹后抬腿走过去,口吻说不上来是警惕还是揶揄。

“挺守承诺的啊你,我还以为得再收拾一个呢。”

“说笑了,这是规则。”

“嗤,那看着同伴被解决?”

弗朗西斯敛下眼睛,一边打开花园的大门,一边低着头对中原比了个请的手势:“这也是规则。”


屏幕上的连接中断,阿加莎的表情像雪一样凝固在脸上,最后片片碎裂,又变回一开始那个镇定自若的微笑。风范坦然,举止从容,居然和太宰治脸上“早就说了是这样嘛”的表情旗鼓相当。

“险胜嘛,承让了。”

他的声音里一点谦虚的意思都没有,迟来的胜券在握倒是听了个十成十。阿加莎扬起一侧眉毛,好在意外归意外,她也没有出尔反尔的打算。阿加莎将平板交给侍从,然后在太宰治开口问是不是能走了之前,口吻平静地吩咐侍从带客人去洗手间。

“哇啊,被看透了呢。”

阿加莎不接他的话,自顾自地往下说:“漂亮的胜利。依照前言,资料我会安排下属过几天送到你们手上。”

“那么我就告辞啦。”

“最后,希望你不介意我多问一句为什么。”

太宰治正要迈出门口,闻言顿了一下,回过头来。天光在他脚边划线为界,将落败者和加冕者分割两侧。

他的眉眼舒展开,眼睛的颜色沉重又温暖。

“因为啊,你说的那种异能只能改变周边的环境,却改变不了中也。”

“我虽然对别的事情一无所知,但是对他却了解得很呢。”


-TBC-


沉迷手游...断更好几天都不记得自己写到哪儿了。

真想坑了去写黑时的真·双黑。

下一章

评论 ( 2 )
热度 ( 57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