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知乎体/双黑】有个麻烦的室友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

十八岁,都在黑手党的同居设定。

再摸个鱼。


>>有个麻烦的室友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

回复于8月30日 

17830赞 362收藏 

@于污浊之中


谢邀。这简直是为我量身定制的一道题。

先简单介绍一下情况,严格来说不是室友,因为已经算是在工作了。和工作上的搭档一起租的房子住,说合租人倒是差不多,不过这不影响之后答题。我俩基本也算是认识很多年了,做的工作是得从小训练的,有点危险性那种,我老师是公司里的高层,他老师是我们Boss,都挺熟的。

坐标横滨,年龄跟这个没什么关系就不说了吧。

我搭档基本可以用几个词概括,自杀狂热,女性公敌,厨房杀手,横滨车神,嘴欠人烦,专业惹事。


从头开始说吧,本来我俩不是合租的,公司分了一人一套公寓,待遇挺不错的,住一块儿也就是半年前的事。我那会儿出差,大概过了两三个月才回来吧,结果回来的时候别说公寓了,整个小区都没了,因为我们公司的房子都分在一起嘛,搞得我还以为给哪个不长眼的砸场子了。

刚想去本部看一眼,从小带我的大姐就给我打了个电话,喊我去另一个小区,详细地址她发我Line上。我到了就看见我搭档蹲在公寓楼下拿着手机打游戏,我虽然一直很烦他不过住在一栋楼倒也不奇怪,他说钥匙没拿,我当下都没领钥匙,只好又开着车带他一起回本部拿钥匙。

到了本部一问Boss我就卧槽了,没我公寓。我说那我住哪啊,Boss很纳闷地说咦是XX君(我搭档)安排调动的啊,现在房间都满了。我一听就知道是那傻逼故意的,好在他是脑力派,论打架打不过我,出门下楼后过了两招,最后威胁着住他那了。

还叫我AA房租,滚。你他妈连我公寓里东西都没给我搬,我还得自己买。

结果当晚我知道是因为有别国的公司要来谈事,他接了Boss安排后直接自作主张把小区拆了建成飞机场的时候,我差点没把他从窗口扔出去。


-----------10.29补充。

有熟人看到这个回答的时候跟我说不太确切,更正个地方。

他就给我搬了一样东西,我恐龙抱枕。别的衣服帽子文件工具都不拿拿这玩意,我觉得他是故意找茬。

-----------10.30再补充。

看了一眼回复,没成年,不过也快了,不是小鬼。那东西是从小到大一直拿着的,算是个习惯,他那边还有小熊玩偶呢。

哦对,拖鞋也是毛绒熊的那种。


-----------接上次叙述。

吃夜宵不管怎么都不下楼自己买,生日翘班不干活非要我大半夜打电话订蛋糕,买了的零食和外卖转眼就没这种事都算平常的了,估计也有人遇见过,我挑几件比较有特点的说说吧。

先说厨房杀手这事儿。

黑暗料理我是没吃过,毕竟我老师是个女人,小时候吃的挺好,之后吃食堂也没什么问题,自己折腾了好几年早饭晚饭,虽然也吃三明治,不过只要不是太麻烦的菜基本都料理的了。

不过搁我搭档那就算了吧,他是个自杀爱好者,折腾出过钉子都钉不进去的豆腐用来磕脑袋,结果没死成,脑袋上缠了两圈绷带,然后愣是把那豆腐就着酱油吃了。别问我那么硬的豆腐怎么吃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另外据其他两位跟他挺熟的人说,他俩吃过他做的什么清炖活力鸡,吃完后断片了两三天。

在他把高压锅搞爆炸后我就严令禁止过他进厨房,估摸着我搭档不听,就又说了句再炸了我不给家政公司打电话,丢人。那之后他就没怎么进去过了,遭殃的是我们公司食堂。但是不是说这就没事了,我觉得厨房工具八成都跟他相性不合,刚住进去的时候我买了个新微波炉,还没用呢,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我下班想去买点吃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说是冒黑烟了。我说你是不是把摄氏度华氏度看错了啊,既然没炸,大概还能抢救一下。这家伙说没事烟不冒了,他刚把我恐龙抱枕放上去,或许被保佑了。

妈嗨,买什么吃的,回家揍人。

既然说到吃的了就再说一下另一件事,我们公司的人都觉得他特别深不可测,年轻有为,脑子好使又有威慑力,对此我只想比中指,不,已经比了。

前几天从京都回来,下飞机时我搭档给我打电话说冰箱里没吃的了,我以为是说没做饭的东西了,买的时候只买了点生肉和菜,结果回家一看冰箱里除了两瓶牛奶什么都没有,又懒得再出门,晚饭煎了两块肉配了个汤凑活过去。结果第二天早上我休班,这傻逼掀我被子,拿冰牛奶塞我后颈,非叫我起来给他弄吃的。我被冷得差点跳起来,想打人,再想想又舍不得被窝,干脆换了个方向躺着说弄个头啊,下楼7-11买三明治去。然后他出去了,五分钟后拿着熨斗来问我说这个怎么开,我说你干嘛啊,他说煎蛋。

放下那个熨斗,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顺便一说,他当天晚上还跟我说要用被炉烤棉花糖。


要再说就说开车这方面吧,听起来好像跟合租没什么关系,但是他没车好吧,每次都很自觉的顺了我钥匙开我的车。开起来已经不是危险级别的了,我自己也不算什么开得特别稳当的,但是他那个已经不是晕不晕车的问题了,没坐过他开的车的人估计等车停了得爬都爬不起来。

因为工作上也是搭档,经常上下班一块走,有时候他直接摸了我钥匙就开走了,我上个班得打车不说,经常还给我蹭了车。上个月寄来了这半年的保修账单,比之前多了不止一倍。我说你他妈一个横滨车神以后别开我车,要说职位他比我职位还高,要开车自己买去,他还不乐意,说你质疑我车技是不是钥匙拿来我开给你看看。

看!个!头!啊!

上次出任务的时候受了点伤,他一看我快睡着了开车开得跟飞一样,油门刹车两边连着踩,不过我没磕在车前座的后背上,我整个人摔下座了。行了,睡不着了,气得我一路骂到回总部,开门下车的时候没站稳差点摔地上。


行了先说这么多,刚打着字听客厅里喊我,说拿点夜宵吃。

我琢磨了一会儿冰箱里有什么玩意,现在估计得去抢救一下我的酸奶水果冻了。


End.

大概没后续。

虽然没写完,但是我想睡觉了。


评论 ( 18 )
热度 ( 524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