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手信。

突然捏的帽子组好友设定。
存档。

中原在给爱丽丝买蛋糕的时候碰见了侦探社那位名侦探,江户川乱步。
乱步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噗嗤笑出声来,口吻措词直接明快,搞得他分不清对方是在报复还是一贯就这个样子:“酷炫帽子君这不是也常做这种跑腿的差事嘛。”
最后中原中也离开前点了点乱步一直在看的那份限定羊羹,跟服务员说结我账上。一半是看乱步都快趴玻璃窗上了,一半是算作封口费。
不过乱步回去还是讲了。他表情乐津津地吃着羊羹感叹黑手党待遇真好,那边坐在沙发上的太宰治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第一个摔了下去。
糟了,世界要毁灭了吧。



不过其实也没他想的那么不妙,之后乱步好像掐准了时间一样(请把能力用在正确的地方),在中原出来给爱丽丝买东西的时候接连蹭了两顿点心。黑手党的干部估计也是没想到他们侦探社的顶梁柱,居然跟爱丽丝小姐爱好相似,以至于某天上北海道出任务,回来前给爱丽丝带手信,顿了一下说这个给我拿两份。
两天后乱步从楼下咖啡厅拎了自己自己那盒和果子,高高兴兴地上了楼。敦没忍住问了一句谁给的,他想也不想的回答:啊,快递员。
太宰治在旁边笑得打跌,掏出手机就准备调侃中原,你看你都沦落到给我们送快递了。结果那边乱步就轻飘飘地瞥过来,难得说了句无关紧要的话:职业道德很高的快递员,送货超快的。
无论在港黑还是武侦都没什么职业道德可言的太宰治摸了摸鼻尖,删掉了那条准备发给港黑劳模干部的短信。

又过了几个月,中原再来送手信的时候乱步已经坐在了咖啡厅里,他抬起脸来高呼了一声:哟,帽子君!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干脆就迈进了对家旗下的咖啡厅,往他对面一坐。暗处的国木田绷得整个人都僵了,太宰治在他后面探了个头,说安啦那可是乱步先生诶。
-上次的点心口感不好啦,我喜欢带红豆的。
-哈?
坐了会儿后中原说走了,我还有事。然后留下东西就往外走,乱步觉得好玩,问没别的要说的了?他脚步停也不停:就这种水平的监视还是别拿出来了,你们侦探社真是有够缺人啊。
倒也是个聪明人。乱步在心里笑了一声,随后拎起自己的吃的回楼上去,根本没看石化的国木田一眼。

一来二去的中原中也居然成了他们咖啡厅的默认常客,社长下楼的时候在门口见到他都没说什么。太宰治百思不得其解,问道为什么小矮人就这么不受防范啊,结果却被认真的工作搭档打击回去:我看人家是个正直的青年,比你这种成天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自杀狂好多了。
中原对此全然不知,他正坐在楼下,被迫帮乱步玩填字。但是碍于两人脑回路都不适合填这种东西,凑出的答案五花八门,从圆顶礼帽到稠鱼烧,怎么看怎么诡异。
五分钟后两人不约而同地一扔报纸,躺倒在座椅里说我不玩了啊/算啦。
静默了半秒,而后中原中也嘁了一声,把京都捎回来的手信塞给他就站了起来。他转身对着乱步摆了摆手:我走了啊,回头见。
乱步低着头,已经开始拆那盒点心,闻言连手指都没有顿一下,超大声地说喂酷炫帽子君,下次要给我带甜的啊!
——你当老子是你家采购员。
他想。
他推测他会这么想。



而那过后一连几个月中原都没再来过侦探社楼下的咖啡店,谷崎有一天被遣出去给乱步买粗点心,这才想起来这回事儿。他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乱步先生,那位...快递员呢?
躺在椅子里不务正业的太宰治听到这话时把脸上的书拿开,说哎要出去吗,我也一起吧!谷崎润一郎给他吓了一跳,站在原地哦哦两声,看那位先生跳起来收拾好自己,大踏步地走到旁边,然后就把他往外推。
这时候乱步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过来,因为咀嚼饼干而含混不清:——他回不来啦!

谷崎在愣神中被太宰治推出了门,这才后知后觉地问:回、回不来了是指...
他表情里有些残留的惊愕,太宰双手揣在风衣口袋里,笑得狡黠:就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呀。
乱步先生早就知道了.....?
嘛,早知道了吧。
虽然我也猜到啦。太宰治漫不经心地接话,凭着对自己的老搭档的熟悉,加上港口黑手党那边的动向,他自己也差不多清楚出了什么事。不过乱步先生的话,大概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吧。太宰打了个哈欠。

——那为什么、不阻拦一下呢...啊!
——嘛,因为是乱步先生吧。

End.


捏不准乱步性格所以再说明一下,谷崎恍然大悟是因为觉得立场上不合,而太宰治是说,因为是乱步,所以很清楚地知道就算说什么中原也不会听。站在朋友的立场上可以只是听他说说,但他毕竟还是听命于组织的,要他做的事不可能不去做。
乱步很明白,所以多余的话一个字都懒得说。一开始就知道不会再有下次会面了,也没抱过什么真的叫对方带点心回来的期待。
太聪明的人总是这个样子,不过乱步自己大概也不在乎就是。

中也没死,被首领说了然后安排了长期调派,虽然会回来但是估计不会再来了。
太宰治是故意误导谷崎的(你怎么就会逗别人玩)

评论 ( 2 )
热度 ( 105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