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双黑】More than two. (下)

16岁黑时代设定,副标题随便起的。

上>>太宰治的横滨车神成名战

中>>我中原中也今天就要打死你


他的手被拷在了门边,虽然估计对方首领一时半会也不对自己怎么样,不过用贫民区作为据点,这待遇还是不入眼了些。好在太宰治不在乎,他干脆就地坐下,在那些人把他丢在这里出去后,就给中原中也打了那个电话。太宰挂掉电话的时机掐得很准,随后他把那个藏在袖子里的、比芯片大一点的手机丢在地上,在房门被人打开前用腿压住了它。

进来的人太宰治不认识,八成是这边的管理人,总之他没在之前的准备工作中见过这张脸。那个男人带着金框的眼睛,外貌斯文,表情略显阴沉,太宰治偏着头仔细看过他的手指,右手食指的第一节关节上没有茧,估计是负责谈判或者拷问工作的。太宰眨了眨眼,抢先一步开口。

“这个地方是干什么用的?”

对方显然是没料到他会这么不客气,愣了两秒后才开口:“放置东西的废弃仓库而已。另外我奉劝你不要想逃脱,这样的据点我们还有很多个。”

“嘛,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我不会做啦。你是来问什么的?”

“那辆车上没有我们被盗走的资料,被你那个朋友带走了吗?”

“唔,我可不想被说成中也的朋友。”

“是吗...你倒也真是厉害,无论心理素质还是车技。”

“哎呀,新手上路,过奖过奖。”

“态度真傲慢啊,就不怕我们灭口你?”

太宰治闻言微微弯起眼睛,那笑容卓绝漂亮,像一道射穿云层的光。你们不敢的。他回答,声音轻、软、温和,却又把握十足。那个管理人员也不傻,这点从他刚刚没有跟太宰治计较字眼,而是听懂了那避重就轻的承认上就可以看出来,太宰在他发问前低下脑袋,用肩膀蹭掉落在眼睛边的一缕碎发。

“第一,凭你们的实力是不足以挑衅港口黑手党的,而我既然会被派来执行这个任务,就是说我可不是什么底层人员哦?嘛,按照那什么‘受到攻击必要加倍奉还’的铁律...虽然听起来很老套,不过你们想来是不敢对我动手的吧,不然也不至于把我带到这里关起来了。”太宰治终于成功把那缕头发弄开,他看着面色冷下来的男人眨了眨眼,毫不在意地接着补充,“第二,如果杀掉我的话你们连谈判的筹码都没有了,反而会更一步招惹上黑手党,祸及亲眷也不是不可能嘛。第三,如果你们的资料真的拿不回来了——起码要从我这里套出对等价值的情报,你收到的命令应该是这样的吧。”

如果说前两条算是威胁,这最后一条却是实打实的说到了他心里。太宰治看着面前的人脸色变了又变,几秒钟后对他点了点头,留下一句不错便转身离开了关押着他的仓库。

见他离开后太宰治立马换了个坐姿,手脚并用地把那个手机从地上扣起来,拨通了第一个快捷通话号码。


中原中也下到一楼的时候才想起来太宰治的吩咐,他把放在右侧肋下的刀抽出来拎在手里,顺口对着旁边的手下说:喂,你带手枪了没?拿给我用一下。

那个青年看见他手里的短刀,又看了一眼他的装束,顿时被吓得不轻,一声不吭地将枪拔出来,自觉换好了弹匣递给中原。后者点了点头,也没顾得上多说什么,两三步走出大门,正碰上了尾崎红叶给他备好的人和车。中原中也怔了片刻,随后顺理成章地坐了进去,吩咐往贫民区开,抄近道。

他下车的时候正好接到自己搭档打过来的电话,中原中也皱着眉头绕开地面上的污水沟,给手下们打了个原地待命的手势,运用还不算完全熟练掌握的异能跳上了贫民区的矮楼楼顶。

“你在哪儿呢?”

“唔,我也不知道,中也你意念感应一下。”

“太宰治你他妈脑子正常一点!”

“那用电波?总之抓紧啦。”

“我祝你手机电磁波信号爆炸吧。”

太宰治在那边没事人一样笑出声,中原中也听在耳朵里,烦在心里,他说你到底有完没完,叫我急急地赶过来就是为了近距离听你扯皮的话,回头我就把你嵌进墙里做成装饰画。那边夹着电流刺啦作响的模糊笑声过了几秒才停下,太宰治说要给他个信号:“......嘛,不过大概立刻就会被转移吧,中也你最好在两分钟之内赶过来啊。”

他说完这话后便第二次挂掉了电话,太宰治摸了摸被他黏在手机背面的东西,那块C4塑胶炸药大概只有指甲盖大小,是被港口黑手党的研究人员改良过的,易于引爆,并且有一段引爆延缓时间的小型炸弹。太宰治拧过身子,用一个很别扭的姿势掏出了口袋里的打火机。

因为姑且打不开手铐的缘故,他在心里祈祷了一句,随后把那个迷你手机扔在地上,站起身来瞄准离他最远的仓库角落踢了过去。


-


爆炸波在巨响过后姗姗来迟,中原中也下意识地退了一步,紧接着便回头对着两个手下吼了一句去爆炸的地方。他则直接在屋脊上跑了起来,贫民区的建筑基本都是破旧而低矮的类型,连成一片铺开,倒是方便了中原中也。偶尔遇到有空隙的地方,他仗着异能和体术,跃起之余还能在打个空翻,中原倒没什么炫技的心思,单纯是因为这样跳得比较远。

中原中也赶到爆炸场地的时候,太宰治正被人押着往地下的关押处走,他想都没想,从屋顶上直接翻下去,落势如雷霆。中原在落地的同时,将脚下碎裂成块的大片混凝土地面用异能挑起,微微侧身,抡起右腿来一记横踢蹬在上面,上百公斤的石块被他轻轻巧巧送出去,开场先干掉了两个。

太宰治被两个人拎着急急忙忙地押下去,地下的部分倒是很大,四通八达的,让他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地铁通道。他看着站在楼梯口的那个人稍稍感觉到有些意外,那张脸他在文件上见过——或许说几个小时前他们还见过,这个组织的首领。名字叫加濑...加濑什么来着?他还没想起来,就被后方传来的重物坠下声打断了思绪,太宰治吐了吐舌头,心想小矮人来的还挺快的。

等中原中也又干掉了一个堵在门口的家伙,毫不停歇地冲进暗道时只来得及扫了一眼,在黑暗里看到了太宰治脑袋后面那点白花花的绷带,便又被堵了路。中原矮身在地上一滚,躲开扫来的子弹,接近对方后单手撑着地面跳起来,扣住两人的脑袋便往地下掷去。他借力在空中转了半周踩上天花板,抽枪射击。中原中也除了闪避基本没有动用异能,他还没到熟练到能随心所欲收放重力的地步,他大概花了三十秒来解决这四五个普通人,然后继续往里面去找太宰治。

“.....喂,太宰?”他拐过两个拐角后看到了自己的搭档,太宰治像是被谁重重打飞出来似的,中原中也只看到他从另一条通道转弯的地方飞出来,后背撞在墙上,随后整个人摔坐在地面上。中原下意识皱了皱眉就要冲过去,却在迈出两步后突然向右转身,双臂交叉护在身前,紧接着就正面迎上了躲在暗处的袭击者的那一拳。好在他的体术不同于太宰治,中原中也脚掌死死撑住地面,在异能的作用下硬是在地上踩出了两条浅浅的沟壑,他后滑了一小段距离,稳住身子下一秒便猛蹬地面,压低身子一拳打在对方腹部。

在接触到对方的瞬间中也就皱起了眉,他这次特意用了异能在手上,却有种打到了岩石的错觉。强化身体坚韧程度的异能吗。中原冷笑了一声,闪身躲过角度不算刁钻的上踢,摁着人肩膀跳起来,瞄准面门,动作快而狠地提膝顶上。他本以为这一击已经够解决对手了,结果那个大汉却只是晃了一晃,抬起手来一把握住了中原中也的脚腕。

妈的,糟了!

中原中也心下一惊,没来得及挣开对方的手,眼前的景物忽的旋转起来,接踵而至的就是被抡砸在地面上的剧痛。抽冷气时的痛感给了他一种伤到肺的错觉,中原咬着牙拧腰甩腿,腿风凌厉地一脚踢在了对方头侧,趁机从地上翻起来跳开。他压着性子暂时冷静下来,一面闪避一面观察对手的弱点,在两轮交手后又回到了彼此试探的阶段。他用了十五秒,简单攻击了几个地方,却都是如出一辙的效果不大,中原中也的不耐烦几乎就要达到极限的时候,旁边已经快被他遗忘的太宰治却开了口:“中也,是关节!”

看似没头没脑的几个字,中原却在他开口的同时跳了起来,擦着对手的头顶打了个空翻。等那个人抬起头用目光去追寻他的时候,中也像猫一样轻巧地踩在墙壁上,借着一个下蹲的姿势屈腿蓄力,而后狠蹬墙面,在他仰头的霎那扑杀而下。中原中也的双膝重重压在他肩膀上,双腿内收夹住脖子,他两手扶住对方的脑袋,用足了力气往旁边猛地一拧。


骨节错位的清脆响声来的干净利落,他跳到地上,又抽出自己的枪补了两发子弹,另一只手把太宰治的枪丢过去。中原中也走到那条通道里,随手用枪抡在了没什么战斗能力的加濑的脑袋上,他的手骨的情况大概也不乐观,这一下竟然连枪带人一块砸了出去。中原哑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一眼仿佛已经晕死过去的加濑,正想去捡起自己的枪,太宰治已经在他身后扑哧笑出了声,彻底将刚才严肃紧张的气氛打破。

“喂喂,超逊的啊。”

“嘁。没别的人了吧?”

“没啦,那家伙就是底牌了...嘛不过中也你真的、噗。”

“你他妈笑什....”

中原中也转身的那个瞬间,时间被拉分切割成碎块,在千分之一秒间,枪支被拾起,子弹出膛,鲜血迸溅,依次依序缓慢而严谨地到来。呼吸都仿佛被凝固定格,中原保持着微微侧身的动作停了几秒,太宰治才慢悠悠地把手里的枪放下去。他的搭档一边走过来一边扫了一眼身后被他打断手腕的家伙,说你不再补一枪?

不了不了,浪费子弹。太宰治很自觉地把胳膊搭在了他肩上,他的脸上蹭了一块血污,绛红色的,衬着苍白的皮肤格外醒目,和太宰脸上那副几乎要睡过去的表情形成了异常鲜明的对比。中原中也却很习以为常地撇了撇嘴,同样把另一只手搁在对方肩上说,报复心够重啊你。

离开前中也用脚尖挑起了自己的枪,收回皮套里的时候太宰治凑在他脑袋边问:中也你真的就把枪给他了啊?万一我没来得及怎么办。中原递给他一个看傻逼的眼神,一个字也没说,将左手在他眼前摊开,里面正是两枚黄铜子弹。

“肯定来得及的好吧。”


Fin.

※部分有参考电影飓风营救2.

我终于!写完了!(爆哭)

中也枪里就是空的,以及太宰报复他到底是为了报复他抓自己还是他对中也开枪就自由心证吧(。)

评论 ( 5 )
热度 ( 277 )
  1. 淡定拯救世界鹤汀凫渚。 转载了此文字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