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陆必行第二次卸任的那天,第八星系政府上下异常热闹,新闻发布会从早上开到下午,中间夹杂着多了两翻不止的、要他签署的文件。陆总长本来还尽心尽力地应付着,结果一到下班时间,立刻把桌上剩下的报表一扔,起身就走,身后跟了大帮形色各异的记者,浩浩荡荡地往楼下挤。

问题实在太多,陆必行就挑了两个之前答过无数遍的,又重复了一遍答案:“不考虑继任,真的……最多两届是我自己定的,确定得不能再确定了。”

这些年下来记者们也跟他差不多混熟了,问起问题来人话鬼话一并往外冒,“为什么这么打算”“是不是压力太大”都算说的客气的,他甚至听见了几个问他是不是想回去当工程师的发言。

陆必行仗着公关现在管不着他,尽情放飞自我:“我要回家好好照顾家属,没空。”

结果政府大楼楼下的全自动玻璃门一打开,就看见他要照顾的对象正站在门口,倚着机甲车点烟,听见动静后才抬起头往陆必行这边扫了一眼。记者们见了林静恒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轰地散了个干干净净,留陆必行自己哑然半秒,跟统帅原地对视。


“你怎么...”陆必行本来想说你今天不是有事吗,怎么还是来了,话到嘴边却紧急转了个弯,鬼使神差地把自己放在了主要地位,于是问出口的就变成了挺厚脸皮的一句明知故问。

“.....你怎么有空来看我?”

林将军一点面子没给他:“我来看看明天就要被遣返回家,即将失业的现任总长。”

陆必行听笑了,还笑得挺厉害。他就站在离林静恒没有三米的地方,扶着门口的石像一边笑一边对人摆手,也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玩意儿,气都喘不匀,断断续续地说了句不,我这是升职。

林静恒的眉头刚刚蹙起一个尖儿,还没等他开口,陆必行就把自己的舌头捋顺了,倚在那尊四不像上信口胡说八道:“之后就得转行做将军的专职司机了,抢了之前联盟第一机甲的工作,还不算升职?我盼上任盼了五年,可算给我排到了。”

林静恒看了他一会儿,表情悄无声息地松懈下去。

他掐掉指间没燃尽的烟扔进垃圾桶,对着陆必行勾了勾手:“走了。”

陆必行三步并两步跳下台阶,伸手抱上去,然后笑嘻嘻地亲掉了他眼角那点吝啬的温柔。


评论 ( 3 )
热度 ( 86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