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雷瑞】草莓香烟。

BGM: Strawberries&Cigarettes

五千字小短篇一发完。


0.

——我透过狙击枪的瞄准镜,对你一见钟情。


01.

雷狮接了一单生意,要求有点微妙:军队里的人找雇佣兵,去狙杀正要调来的新任指挥官。

不过他对军队里的暗潮涌动没有兴趣,所以还是正常收费,看在他们似乎不缺钱的份儿上,又额外加了一笔意外风险押金。没多过问,也没生出什么额外的兴趣。任务目标只有一个人,看年龄比雷狮还小几个月,他就只带了卡米尔出门。

雷狮提前两天到了狙击点,没跟其他的狙击手一样落地立刻开始架枪,他跟卡米尔啃着压缩饼干,按照惯例先观察了一圈周围建筑的分布,做完目标点...

【雷瑞】万有引力。3-4

星际机甲,部分用词参考自残次品,带一点TOP5群像成分。

大纲流随便填填,圆个执念。

0-2 走这里。


3.

被老头子召回第一区的时候雷狮正躺在副指挥的椅子里,指挥着格瑞替自己做收尾任务,凯莉的脸猝不及防从终端里冒出来,让这位甩手掌柜挑了挑眉。格瑞瞥见对方回过头,对着门口大喊了一声卡米尔。

第四卫队的副指挥官十几秒后就出现在了门口,雷狮从椅子上跳下来,伸了个懒腰:跟各方交代一下,我们要准备回老家了。


回到中央星的时候嘉德罗斯正等在新指挥部门口,见到雷狮的第一眼就皱了皱眉,开口时依然是熟悉的风格:你从域外带回来了个什么玩意。

雷狮扫了他一眼,只觉得这小子身高不见...

袭警罪加一等。

对方听到这话反而笑了,格瑞对此没有任何表态,他只是说出事实。雷狮实在是想不通,一个被自己拷在床上摁住手腕,可以说是动弹不得的人,是哪里来的底气发出这种……玩笑一般的警告。

在床上说袭警?这简直是调情。他笑得十分正大光明,格瑞眯起眼睛细看,发现从中找不到半点嘲讽的意思,雷狮就是纯粹觉得有趣。

雷狮迎着那份冷淡目光俯下身去,格瑞僵了半秒,他以为他会亲下来,但是对峙至此,他还是忍住了没偏开头。孰料雷狮笑了笑,在几乎要蹭上他鼻尖的时候转了个方向,只凑到格瑞耳边呼了一口气,像是虚靠在他的肩窝里。可惜气氛不是情人相依,倒近似于埋在夜幕下的初拥,黑暗伸出手,把不自量力的人类从深渊拉入更...

海盗为什么要看画展——?雷狮想不明白,他和卡米尔没有一个人是艺术系的学生,但是票都收下了,他的游戏手柄又送去维修,这个周末拿不回来。于是他拍拍沙发,扬起头来喊卡米尔:收拾一下,我带你出去逛逛。

很意外,雷狮不是赖床派的,周末也一样。清晨的地铁里没几个人,雷狮习惯穿素色,他也不怕冷,打底外面就套了件黑色的针织衫,左胸口上一枚白纹狮子脑袋,雷狮的板鞋是低帮,明晃晃地露了半截脚踝在外面。他单手抓着吊环,斜倚在门边看手里的票,卡米尔不说雷狮还没发现,这画展是星空主题的,讲实话,不愧是凯莉那家伙的品味。

换而言之,没劲透了。


出地铁站的时候雷狮边掏口袋边抬眼,在视线边缘撞见水蓝色的一个影子,匆...

“嘉德罗斯。”格瑞适时出声打断了他,脸上神色不变,唯有眼里一点执着静静燃烧,不眠不殆。他难得对着他人袒露心迹,话一出口便不容反驳:“我虽然不意气用事,但也从来不是理智至上的人。”

否则他当年也不至于为了亲手剿灭摧毁母星的仇人,一个人跑去多瑙河卧底近十年,差点把命都搭上。

嘉德罗斯跟他做了十二载的宿敌,自然看得出格瑞什么时候是认真的,总算从暴跳如雷的状态下冷静下来,沉默着闭了嘴。格瑞,一时间也没挂掉通话,只缓慢而平稳地将加速杆推到最大,准备跃迁。

就在他要进入跃迁点的前几秒,扔下总部­­和首都星于水深火热不管,跑来他这里咸吃萝卜淡操心的第一上将终于开了口,脸上的恨铁不成钢溢...

你想看焰火吗?

雷狮本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格瑞竟然真的答应跟他出来凑这个热闹。然而出门后雷狮却在远离人群的地方挑了个高地,倚着栏杆等跨年烟火表演,他没有往人群里挤的爱好,本也只是心血来潮,想在新年伊始做点什么不一样的事情纪念一下而已。

但雷狮现在觉得出来这一趟也挺不错的。他拎着啤酒灌了一口,用眼角的余光去瞥旁边的人。格瑞的神色专注,远处的倒计时随着人群的尖叫炸开,雷狮在蹿升而起的火光里,看见对方的眼睛亮了起来。欢呼声一波接过一波,在这个瞬间所有的人都在看焰火,唯独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肆无忌惮地看格瑞。

格瑞的瞳仁里映照了焰火千万,雷狮看着格瑞亮如琥珀的眼睛,拿着啤酒罐的手顿在半空,心声鼓...

“……你在这里面放了什么。”

其实不用问格瑞也知道,知名魔药之一,赫赫有名的吐真剂。他没想过自己会中这种招数,或者说就算是,也不该在现在。伪装成精灵的博格特嬉笑着化作一缕灰烟消散在他们面前,而方才笙歌燕舞的幻境也作了废,顷刻间光景一转,变回了阴冷的地窟。戾风穿过石壁上的空洞,鬼哭一般在他耳边萦绕不断,让格瑞的后背生生渗出两分冷意来。

偏偏是在他跟雷狮冷战的这个时候,他只能希望对方什么也别问,或者哪怕问了,他不再开口就是,就算可疑,也总好过说破。格瑞垂下眼睛,看着仍然留在自己手里的茶杯,心里一沉。

他的想法绝对不能让雷狮知道,不然就不仅仅是冷战这么简单了。格瑞的骄傲不容许他夺人所爱,更不想...

【雷瑞】附加事件。

雇佣兵paro,摸鱼衍生。

格瑞生贺,没有严谨剧情就是图个乐(。


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

这是雷狮落入圈套时脑海里的第一个年头。他实在不是潜入这块料,被抓了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说总部这是强人所难也不为过。不过实际上这次行动里他也不是真正负责取得材料的人,不过用自己作为幌子,以至于还手都不能动真格的这件事,雷狮仍是在心里记了一笔。

但这还不至于叫他觉得丢人:按照计划行事是职业素养。真正让雷狮觉得烦躁的是因为计划并没有按照组织预料的发展,在他被扔进顶层办公室锁起来的时候,耳麦里凯莉就给探路的这一组断然下了撤出建筑物的命令。

雷狮在进了电梯发现他们摁的层数不对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问题,但他...

格瑞看着光屏上那颗被强行改动了运行轨迹的小行星奔着主星系慢吞吞地挪过去,心里一动,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万有引力真是条不讲规则的定理。他淡淡评价,模样却不像是替低质量的星球不满,反而像个隐晦的指责。

雷狮正低着头专心致志地把玩格瑞的手,听到这话后动作微顿,嘴角牵出一抹笑,面上却仍做散漫神色,只在对方手背上印了个吻:是吗,那如果当它是星星相吸呢。


单独给这段存个档。

还差两个。

雷狮落地时便一个后滚翻,抱着枪撤回掩体后面。他看了一眼格瑞所在的方位,也没心情去确认对方死活,直接连打两声响指,而后便从腰间抽出烟雾弹咬开拉环扔了出去。他摸到窗边,玻璃窗早就在刚才的爆破中碎了个干净,倒是方便了他,雷狮轻轻松松地翻到了走廊里,动作安静得像只猫。

他压低重心,几乎是贴着墙根在走。剩下的两个目标估计有一个格瑞手里,另一个逃出来了,大概是想着起码跑一个,也能把情报送出去。但是他们做事一向不留后患,雷狮出来就是解决这个的。

楼道里满是爆破残留的烟尘,他刚刚扔的强效烟雾弹也弥漫了一个边出来,淡淡的奶白色,雷狮一边换了枪,一边抽出两分心思用来发散思维,眉上半缕漫不经心,抽...

1 / 2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