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汀。
非良非善,自命不凡。

头像from@木原北。

[索枪索/周喻周]糖分超额.

又叫[要糯米团子不要年糕]

这文就是群里脑洞开大了后 写来就卖个萌的[。

软软糯糯的小团子...其实 蛮可爱的?

鉴于问题核心是孩子到底跟谁姓 坦然的上了双TAG自由心证吧(.

BGM点我 没错还是我ヾ(●゜ⅴ゜)ノ 

私设如山 暴雷 慎重()

账号卡世界观。

 

 

 

 

<糖分超额.> 

 

夜雨声烦在自家队长莫名其妙请了一年多的假说是调职去外地后整日整日的对着满桌子的公文发愁,最后干干脆脆地把脑袋往桌子上一撞怨念地叹口气。

 

我想出任务出任务战斗啊啊啊啊啊啊!!!没看我的冰雨都不发光了吗它要见血啊靠谁要在这里批公文啊?!索克到底干嘛去了?!?!?!?!?

 

于是剑圣大大听说搭档回来了的那一瞬间就猛地扒住门框飞了出去准备报个仇。

 

然后在看见站在门口的小孩子时硬生生地刹住了脚步。

 

 

 

光洁干净的奶白色皮肤,淡紫色的眼睛抬起来时恰巧有日光洒在瞳仁里融化开,以至于目光似乎都流动了起来,银色的长发梳了两股在脑后编成了麻花辫,剩下的如瀑般铺开在脑后。

 

....好漂亮的小姑娘啊。

但是你是哪家的孩子啊不知道办公要地不能乱跑吗?!....不过怎么有点眼熟?

 

正在他摆好了姿势清清嗓子想要训话的时候,有一人从拐角处走过来,颇为无奈地对着神情无辜的小孩子招了招手,他将碎发挽到耳后时露出了尖尖的耳朵,一身黑袍加冕,长发丝滑如水,不是索克萨尔又是谁。

 

我靠。

夜雨声烦觉得自己大概是神经衰弱出现了幻觉,蓝雨得给他批假才行,结果大脑刚从卡机中恢复回来却又瞥见一人匆匆忙忙跟在后面走过来。

 

那人戴着礼帽,因为走得太急而差点被甩掉下去,所以不得不空出一只手去扶帽子,另一只手牵了个眉眼精致漂亮的小孩子,大概是五六岁的年纪。似乎察觉到他的视线,小小的少年歪头看了下他轻轻笑了下,黑发顺着他的头发滑落到领口,衬得他皮肤白皙,眼角眉梢的线条都好看的紧。

 

一枪穿云的脚步顿了一下,眨眨眼看见立在一边的夜雨,对着人有些腼腆地点了点头便走到了索克萨尔边上,后者正蹲下给小姑娘系外袍的针扣,打理好后拍了两下衣角把有些局促不安的小孩子抱了起来揉了揉头发。这才摸了摸鼻尖对着彻底死机的夜雨声烦挥挥手。

 

“抱歉抱歉,她没跑到办公室里面去吧?...我大概是还得请几个月假呀,抽不开身。”

 

 

 

夜雨声烦努力的理了一遍事情的发展和经过,尽可能地消化掉信息量然后在心里刷起了诸如“卧槽索克家的孩子啊怪不得长得这么像不过是亲生的吗精灵族有点神奇啊”“等等一枪穿云居然拐了我们队长你等着我跟你决斗吧”的字幕。

 

“咦队长回来啦?哎队长你家的小孩子吗能抱抱吗!” 还没等他刷完内心翻滚的弹幕,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灵魂语者放下水杯就凑了过来,然后在人的肯首下抱过小孩子戳了戳软软的脸颊,小姑娘的脸唰的就红了一层,目光往下移,瞥着孪生哥哥大概是想求救。

 

后者耸耸肩膀表示爱莫能助,露出个温和柔软的笑容,在还没长开的那张小脸上体现的没那么明显,倒是添了几分可爱。想了想后从袖子里掏了块儿大概是糖的东西,踮起脚塞到人嘴里,结果弄得那张糯米团子一样的小脸儿蹙成了一团嘟囔了句“..甜。”搞得一帮人笑了半天。

 

呃不对等等,精灵族孩子就算是混血怎么也长得这么快,那是不是要不了几年就要和他们一般大了。在发表了“你去找上层!!请假不归我管!”这种推脱责任的发言后加入观察两只小团子的剑圣想到这里猛然感到了危机感。

 

哎不过说起来还真是蛮有意思的,长得像索克的性格倒是腼腆内向,长得像一枪的倒是从小就温文尔雅。

剑圣甩甩头思绪一秒飞到大西洋外,以后的事情,管他的呢。

 

 

闲聊了几句后因为下午还得去趟轮回,索克萨尔拍了拍搭档的肩膀毫不歉疚地表明了不打算抽空帮忙的事实,接过女儿安抚了安抚便转身告辞。

 

出任务回来的枪淋弹雨和一手牵着大的一手牵着小的的一枪穿云擦肩而过,又回头看了眼守护天使本性大发的灵魂语者,思索了一下这一家子的优良基因后念叨了句压力山大,拍了拍揉着眼睛嚷嚷着烦死啦撒手啦不干啦眼睛疼死啦的夜雨声烦,和边上站着的奶异口同声的来了句。

 

 

 

“何弃疗。”

 

夜雨声烦自暴自弃的想你管我,蓝雨不给老子带薪休假我立马翘班。

 

———————————————————E-应该是我也希望是-nd.

评论 ( 7 )
热度 ( 48 )

© 鹤汀凫渚。 | Powered by LOFTER